首页  »  小說專區  »  淫蕩人妻  »  【大学女友的28天剧变】(10)作者:darksid
【大学女友的28天剧变】(10)作者:darksid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7933


                第十日

  十二点钟的钟声响起,小媛也吃完了饭,于哥便又将她推倒操弄了一番。他自己并不是干穴的高手,独立一人的话,如果不用药,其实也就是发泄而已。小媛躺在床上,双手扶着两腿,让他发泄完之后,又洗了个澡,坐在床头给我打电话。

  我眼看着她打电话,所以瞬间就接起来了。

  「喂,刘锋。」

  「喂,宝贝。」

  「你怎么一下就接起来了?」

  「因为我一直在等你电话啊。」

  这句话说出口我都觉得自己很虚伪。但是很明显是刺到小媛的心了,她好半天不说话。直到我问她,她才迟疑了一下说道:「对不起。」

  「今天……今天很忙吧?」

  「嗯。」

  「那……累了吧?」

  「嗯,很累。」

  「早点休息吧。」

  「嗯。」

  「晚安。」

  「晚安。」

  我挂了电话。然后将视线扫向屏幕。小媛放下电话,缩成一团,抱着自己的膝盖,像一个懵懂的孩子那样望着窗户外面的景色。过了一会儿,她把被子展开,又睡下了。两个男人也是玩了一天,累得够呛,各自睡去。

  第二天一早,小媛还在睡觉,那个吴哥就早早过来了。于哥正在洗澡,而金刚还睡得像死猪一样,于哥只好光着身子给他开了门。他进了门,像回自己家一样把衣服脱掉,跑到床上把小媛弄醒:「怎么样,小媛,休息好没有?」

  小媛揉了揉眼睛,然后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点了点头。

  吴哥把她的两腿掰开,拨弄着她的阴唇说:「哎呦,还肿着呢?」

  「嗯,稍微有点点疼。」

  吴哥淫笑了一下,爬到床那头,掏出一盒药来:「这是三爷让我带给你的,说你今天小穴肯定肿,让我给你消消肿。」

  小媛现在看见药就怕,连忙闪躲:「不要不要!」

  「你怕什么,这个真的是消肿的药。三爷说这是原来店里的小妹儿经常抹的,消肿止痛,还能防止木耳变黑。信不信由你。」

  小媛将信将疑:「真的么?」

  吴哥狞笑着:「让我来帮你抹嘛,小骚货。」

  小媛当然是不愿意,但吴哥分明醉翁之意不在酒,肯定是不由她分说。推辞不下,小媛只好让吴哥帮她弄。他此时鸡八已经涨的老高,却也不急,抹下一把药膏,在小媛的私处涂抹起来。

  只见吴哥首发颇为熟练,他先是在小媛的阴唇上涂抹,不经意地碰一碰阴蒂,引得小媛少有闪躲。之后便说是要给阴道里面也护理一下,将手指伸进了阴道。他一边在阴道内壁涂抹着药膏,一边撩拨着:「呀,这里,这里是G点不?」
  小媛有点舒服了,扭着腰想躲开:「啊……不要碰那里……太讨厌了……」
  「嘿嘿,这还不是为了你好。来,来,G点要多抹一点。」

  抹着抹着,他便将两个手指都伸进去,小媛呀地叫了一声,很快就臣服下来。她开始轻轻地呻吟,由着吴哥抠弄。

  「啊……叔叔……叔叔摸得地方……怪怪的……」

  「哈哈,是不是,这帮人都只知道操你,没有人好好爱抚你啊。还是叔叔比较贴心吧。」

  「啊……啊……嗯嗯……嗯……唔……是……叔叔和三爷都贴心……唔……小媛好喜欢……」

  「三爷?三爷把你都快操死了,你还说他贴心,你真是小婊子,还是喜欢大鸡巴吧?」吴哥说着,加快了抠挖的速度。

  「啊啊啊……嗯啊啊……嗯啊嗯啊……不要这么……不要这么快……」
  吴哥弯下身子,同时伸出舌头,舔起小媛的阴蒂来:「问你……问你呢……是不是想三爷的大鸡巴了?」

  「嗯……嗯……有点点……啊啊啊啊……不要……啊……叔叔……叔叔放进来吧……小媛……小媛不行了……」

  「哈哈,这么快就要起鸡八来了?」吴哥抬起头,加快手的动作,只见小媛阴部淫水早已泛滥,被手指抽插得响起水声儿来。吴哥得意洋洋:「想要鸡八,得帮叔叔舔一舔啊,叔叔昨天没有洗澡,鸡八有点难受啊。」

  小媛已经被插得连声淫叫,只有点头回应。吴哥颇为欣喜,鸡八又涨大了的一圈,随即忽然将手一抽,中指和无名指弯曲着就直接勾着小媛的阴道壁拉了出来。小媛大叫一声,潮吹接踵而至。高潮过后,小媛已是粗喘连连,但吴哥并不饶他,跪在那里伸出鸡八:「来,想插就来舔。」

  小媛有些软,缓慢地侧身,然后像小狗一样爬了过去,握住吴哥的鸡八将脸凑过去,但紧接着就被臭的闪躲了一下:「唔……真的臭臭的……」

  「怎么,不想要了?想要就舔。」

  小媛作了一个委屈的表情,然后闭上眼睛开始舔舐。吴哥马上爽得闭上眼,有点夸张得赞叹起来:「喔……哦……小骚逼好会舔……哦……不错不错继续……」

  小媛可能确实是被吴哥撩拨坏了,一头清洁着吴哥的鸡八,一头开始自慰,使劲儿抠弄起来。她现在自慰起来也比以前得心应手很多。以前让她自慰,她都只知道抚摸阴蒂,现在阴道和阴蒂的自慰结合得很好。我很喜欢小媛这样趴在床上自慰的样子,紧致的屁股翘翘得,微微摇摆,显得极其性感。

  吴哥的套路,蛮有点正常做爱的意思。待他享受了一会儿,小媛也有点着急了:「好不好嘛,都硬邦邦啦。」

  吴哥这才把她推倒在床上,笑着说:「好好好,小乖乖,现在就满足你。叔叔这不是怕鸡八不干净,让你得阴道炎么?」他对准小媛的小穴,还在穴口摩擦:「怕不怕得阴道炎啊?」

  「不怕……啊……叔叔不要逗……逗我了……」

  「嘿嘿,好,」吴哥随即慢慢插入,「小媛还是这么顺从起来美,吴哥我没有强暴小姑娘的爱好啊,喜欢主动一点的。」

  「嗯……叔叔……啊啊……恩恩恩恩……嗯嗯……小逼好舒服……叔叔干得……干得真好……」

  吴哥就这样抽插了没一会儿,金刚被小媛的叫床声吵醒了,他大概正做着春梦,晨勃得一柱擎天,果断加入战斗。两个人一前一后地插起来小媛的小穴和肛门。顺畅的性爱过程使得小媛十分享受,淫叫也格外积极:「啊啊……两个哥哥……哥哥干得小媛好爽……啊啊啊……两个鸡八……热热的……在里面……啊……感觉……感觉好满……满满的……」

  小媛被干了不多一会儿,就来了两三次高潮,表情一副嗨翻了的样子,像喝醉酒一样:「啊……每天……每天这样前……前后做……小穴和……和屁屁……会不会坏掉啊……啊……啊……」

  「怎么会……啊……水好多……真喜欢你的水……都倒流到肛门里来了,你这么多的水……谁能干得坏你。」吴哥也是爽翻了,疯狂抽插着小媛的肛门。直肠的黏膜被干得一阵阵往外翻,和紧紧吸啜着金刚鸡八的阴道争相恐后地显示着这肉体的淫荡一面。金刚鸡八是超上弯的,所以很容易干出潮吹,但是不算太粗,所以并不能将黏膜打到外翻,倒是很有意思地被阴道口的肌肉缠绕着。细长的鸡八连接着被拉扯的突起、缩回、突起、缩回的阴道口,活像一个马桶吸。

  「啊啊啊……又喷水水啦……啊!啊!」小媛又是一次潮吹。果然金刚把自己的特长发挥得很好……不过小媛的体质,更偏爱子宫的高潮,不论是被粗大的龟头疯狂捶打甚至捅穿,或是大量热精的浇洒,都更能让她达到极限体验。
  不过,其实我看着这样显得平静而享受一点的小媛,却觉得很舒服。我望着屏幕,也同时撸动着自己的鸡八,生怕于哥出来又要添什么乱子。

  怕什么就来什么,于哥果然又出来了。他先是坐在旁边,挑着眉毛一副满足的表情,注视小媛和两个男人交合的部位。这样看了一会儿,命令小媛:「小媛,把舌头吐出来。」

  小媛被干到高潮之后真的是异常听话的,马上就吐出舌头,配合迷离的眼神,真像被干傻了一样。她的声音因为舌头吐出,变了音调:「安……安……安安安……安……安婪……安婪……婪婪婪……安……」

  金刚大呼:「我操,这太性感了,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他加速了抽动,下面吴哥也配合起他来。

  「安安安安安……唔……嗯嗯嗯……啊……汗汗汗汗……汗……啊……不行了……不行了……」

  于哥笑了起来:「哎呀,今天小媛真是听话啊!让吐舌头就吐舌头,金刚说要射,她也来高潮了!」

  小媛嗯啊嗯啊得叫着,语不成句:「啊……啊……吐舌头累……听话……听话可不可以……让小媛……今天回宿舍……回宿舍休息……」

  于哥坐在小媛脸旁,摩挲着她的头发,捏着她的鼻尖说:「那得看你有多听话了。」

  「只要……让……小媛……小媛回去……小媛什么……什么都……愿意……啊……好涨、好涨,啊……小媛受不了了……酥酥麻麻地……嗯……嗯……喔……喔……」

  「那一会儿,让于哥拿你当厕所好不好?在马桶上插。」

  「嗯嗯……可以……于哥……于哥想在哪里……哪里插都可以……啊啊啊啊……小媛不行了……金刚哥……啊!啊!啊……」

  小媛到达了期待已久的高潮,身体抖动起来,双目再次失神翻了过去,不过短短几秒就醒过来了。「啊……好舒服……啊……」金刚退出小媛的身体,吴哥就把她翻过来,换到小穴里面插。问道:「于哥你不来?」

  「我一会儿拉到厕所里自己干。」

  「肉便器的感觉啊?于哥你口味重啊……」

  「嘿嘿,小弟是口味略重。」

  不一会儿,吴哥也内射了,精液再次激荡小媛的花心,让她又高潮一次。这方方了,于哥便把小媛拽起来:「来,兑现承诺呵。」

  「嗯,于哥……于哥说好了,听话就让我回去……」

  「嗯,你也累了,这回只要听话就让你回去。」

  小媛歪歪扭扭地起来,一跛一跛地跟着于哥进到厕所。我心想安装在厕所的摄像头终于起作用了,连忙切换。只见小媛扶着墙进去,被于哥一推,腿一软靠在马桶上,扶着马桶盖起来,缓缓坐在那里。

  然后,她自己伸手将两腿分开,把已经被插得泛红的下体暴露在于哥面前:「于哥……小媛……小媛好听话了,你一定要让我回去啊。」

  于哥掏出鸡八,说道:「我都说了,那得看你有多配合。」

  「小媛都这么配合了。」小媛抬起双眼,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让我尿在你身上。」

  什么?听到这话,我和小媛几乎是同时做出了反应,倍感震惊。想得到于哥变态,想不到他这么变态,居然要尿在小媛身上!我恨得牙痒痒,而小媛也是收起了淫靡的姿态,连声说不行:「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于哥你这样我不喜欢你了!」

  于哥一副不满的样子:「你爱喜欢不喜欢,我看你就喜欢大鸡巴!告诉你,你今天不听话,休想回去。明明都答应好了,说反悔就反悔,你是不是人。」
  小媛抱着胸口,蜷缩在马桶上,顿时从淫娃变成了楚楚可怜的少女:「那……那你尿吧……」

  小媛居然就这样答应了。我泄下起来,好后悔那天没有在玄武湖就把这个姓于的直接推倒湖里。姓于的和黄暂果然是一路货色,都不把小媛当人。我接受得了小媛变成淫娃荡妇,却接受不了她受委屈。而且是这样的委屈。

  「你给我回到刚才的姿势。」

  小媛已经开始啜泣了,她呜咽着,再次把腿掰开:「可不可以……不要……呜呜……尿到……尿到我脸上……」

  「可以,都尿到你小洞洞上,你放心。哎?你是喜欢叫小洞洞呢,还是喜欢叫逼呢,还是喜欢更学术一点,叫阴道?」

  小媛扭过头,并不回答她的问题。

  就这样,小媛哭泣着,被姓于的的尿液泼洒到了两腿之间那盛放的花蕊上。我一阵阵心疼。那本来是多么珍贵私密的所在,我每一次触摸都备感爱怜,现在居然被这样的男人,当成是便池一样凌辱。

  尿完之后,姓于的又在马桶上将小媛侵犯了,过程毫不赏心悦目,甚至是像真正的强奸一样,直到十分钟之后,小媛才慢慢服软下来,声音也逐渐恢复原状。
  「啊……怎么……怎么……越来越……大……啊……」

  「怎么样?虽然被尿在身上,但终究还是个贱人啊。你看,又开始叫唤了是不是?」姓于的不停地抽插,将小媛的双腿使劲儿分开,尽量没根贯入。小媛用手寻索着可以扶持的地方,但是马桶周围什么都没有,她最后只好无力地瘫在马桶盖上,被挤压着。她娇嫩的玉背,和马桶盖子压在一起,砰砰作响,看着就有点疼。但是她的神情,却从起初的痛楚转变着,喜悦像滴在布匹上的水滴一样,蔓延开来。

  「啊……嗯……啊……于哥的鸡八……好奇怪……开始……开始明明没有……没有……这么大的……」

  「哈哈,那是因为看到你被尿在身上的样子了啊。尿液一滴滴流到你小逼上的样子,才最让于哥兴奋嘛。兴奋了鸡八自然就大了哦,所以以后想要大鸡巴,就乖乖听于哥的话……嗯……操到底了吧……嘿……嘿……」

  姓于的抽插得更为激烈,上身也俯下来,终于给了小媛一个支点。她双手搭在于的肩膀上,忘情地喊叫着:「啊……尿尿……不可以……只有……只有这一次……下次绝对不行……啊啊啊啊……轻点……于哥轻点……」

  于换了个姿势,把小媛的两腿架在肩膀上,使得小媛再次失去了重心,只得用力抓住马桶的边缘,但是屡屡手滑,会一下闪空,然后便不知被鸡八插到了哪个不知名的角落,发出不同频率的叫声。于愈发兴奋,摸着小媛被尿液浸透的下体,然后把混合起来的体液涂抹到她胸部:「不要叫于哥,叫大鸡巴哥哥,我最喜欢你叫别人大鸡巴哥哥!」

  「嗯,大鸡巴哥哥……干……干我……干我……操我的骚逼……操……操小媛的骚逼……快到了……啊……再快点……啊……啊……这样……这样好辛苦……等等可不可以换……换个姿势……啊……」

  「为啥要等等?啊,是不是怕错过高潮啊?你真是小气啊,一次高潮都不想丢掉……我告- 诉- 你,这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你是什么样的人……你于哥我清清楚楚……你就是个骚货……啊……啊……水真多……」

  这时候,小媛突如其来地,达到了高潮,她手完全滑空了,重重被压在了马桶盖和圈的折角中间,颤抖不息。于看她来了高潮,更是兴奋得不得了,他拔出鸡八,大概也是趁机休息一下,然后把小媛扳过来,让她双手压在马桶圈上,从背后接着操干。

  小媛刚刚高潮完,根本站不住,很快就被干得完全伏在了马桶上,呜呜呜叫唤得乱七八糟,两腿也直往下软,只得努力踮起脚尖,以迎受于的抽插。这时候,吴哥打开门看了一眼:「哎呀,于兄操得很爽啊!」

  于正是兴奋得难以抑制:「那是,从没这么爽!哈哈哈,你要不要来,来让小贱逼帮你撸!嘴是没法用了……我不想换位置……啊……」

  吴哥关上门:「没事没事,我刚射完休息一会儿,于哥你继续爽吧!」
  随着门关上,小媛又到了第二次高潮,这回显然更为激烈,一手奋力抓着马桶想要起身,却抑制不住下体的振动,又一次重重砸在上面。然而高潮的余震甚至更为猛烈,冲击着她的头脑,整个人彻底没有了力量。于看她实在没法在马桶上再呆下去了,就将她向后拖,让她顺势跪在地上,头伏在马桶边,然后用一个蹲马步的姿势进行操干。

  大概是蹲马步的姿势实在太累,于将速度提到最快,以期射精。他挥动着自己的下体,提速的再提速,高声感慨着这是今生最爽,同时双手紧紧把着小媛的下体,把她往自己鸡八上拽。这样一分多钟,他就泄精了,而且好像每一波射入臀部的收紧感都格外明显,似乎精液的量也是空前的大。

  当射精结束,力脱的小媛滑在了卫生间肮脏的地板上。这块地板,从昨夜群交开始,就没有被收拾过,想必到处是男人们的尿渍。真是恶心。小媛的下体正朝着我摄像头的方向,两片花瓣悄然绽放着,中间的小穴一开一闭,缓缓流出大量的精液,从满是白污的会阴流经,又沿着她肛门的皱褶,滴落在地上。

  于拿起洗澡的花洒,拿热水冲起小媛来:「给你冲冲,别让别的哥哥嫌你脏。哎呀,于哥是无论你多脏都喜欢你的,以后也会好好疼你。」

  热水带来的温热,让小媛得以从高潮中尽快缓了过来,她扶着马桶慢慢地站起来:「于哥……刚才说让我回宿舍,说话要算话……」

  「当然算话!只要你再问问外面的金哥和吴哥,他们要不再干了你就收拾收拾走吧。」

  小媛高兴起来,扑在于身上:「嗯!谢谢于哥!小媛以后也一定听你的话!」
  小媛扶着于,喜滋滋地走出门外,越瞬间愣住了。因为外面,此刻已经坐了六个人……昨天参与群交的人,大部分都成了回头客。只有刀疤,和另一个早泄男没有来。

  「啊!不要!我要走了……啊……」

  「啊啊啊啊……不要……呜呜呜……唔嗯嗯嗯……嗯……嗯……嗯……唔……唔……」

  当这一场暴风骤雨般的群交结束,已经是下午了。小媛躺在床上,根本起不来,但是她没有睡觉,而是坚持要离开。她的双腿几乎是颤抖着,一步都迈不出去,但即便吴哥等人假装关爱让她休息,她还是要走。在卫生间简单地冲洗了一下以后,小媛艰难地穿上了昨天带来的毛衣和牛仔裤。内裤和文胸,早就因为被精液亵渎了太多次而不能穿了。其实毛衣和牛仔裤上也有很多精斑,但小媛还是坚持穿这件。她拿枕巾尽量把上面的痕迹擦干净,然后扶着墙壁出门了。

  今天大概就这样结束了吧。我躺在床上,似乎也是累了,原先还想着出去跟小媛的,但不由自主地,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电话惊醒了,我睡意朦胧地打开手机,发现是小媛的电话,赶紧接起!一接通,就听见小媛略带哭腔的声音:「刘锋!你在哪里!为什么不在旅馆?!」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小媛没有回宿舍,那都是骗那帮男人的。她直接去那家旅馆找我了!幸亏,幸亏房子还没有退,我赶紧扯谎:「我在外面吃饭,你等等,等等,我马上回去!」

  我穿上衣服,推门出去,飞快地奔跑起来。出租车难打,我急得心急如焚。好不容易打到一辆,我上了车,一个劲儿地催促师傅。司机显然被我催得不爽,也反过来讽刺了我好几句。出租车司机就是这样一群人,你也没有办法。你心情好的时候,他跟你聊得开心;你若心情不好,他往往就是往你伤口上撒盐的人。
  等赶到地方,我肺都快跑炸裂了,喘着粗气,扶着膝盖,看着眼前的小媛。她还是穿着那件毛衣、那条牛仔裤,扭着头不看我:「为什么你不在?」

  「我……我去吃饭了。」

  她好像非常地冷淡:「开门。」

  我本来就很内疚,她又如此冷淡,我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打开门,她便从我身边挤过去,腿一瘸一拐地,挪到了床上,然后狠狠把自己往床上一栽。不论我问什么,她就是不说话,自顾自地把那一身衣服脱了,扔在地上,钻进被窝。她没有穿内衣。看来,她真的是没有回宿舍,而是径直来了这里。我怎么能没有想到呢?!真是蠢货!

  小媛真的是透支了体力,躺下没有一分钟就睡着了。我捡起地上的衣物,上面的精斑虽然经过擦拭,仍清晰可见。小媛不怕我看到,是觉得我傻,还是真的已经不在乎了?我回过头,忍不住轻轻撩开被子。只见那往昔娇嫩的花园,此刻仍是一片凌乱。尽管临走时冲洗了一下,还是有很多干结的精液缀在阴毛上,而且尚有一些不明的液体,从阴道里流出。肛门和小穴都肿了,红红的。在视频上看可能让人刺激,但此刻就只有心痛。

  我呆坐在那里,听着小媛的鼾声,闻着她衣服上的味道。尽管有精液味还有不明的臭气,但难以掩盖的,还是小媛那与生俱来的体香。那种味道,只有我能识别。

  我一直在发呆,不知过了多久。当我终于厌倦了这种死寂,躺在床上,想要抱抱她时,门忽然响了。

  我气愤不已,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门口,决定把这个人轰走。

  但我打开门时,气势顿时消失了。

  在门口站的,是一个我无论如何想不到的人。

  刀疤。他站在那里,脸上那道紫红色的刀疤,在近距离才显得更加让人不寒而栗。他个头并不高,但是仰视着我,却依然让我感到畏惧。他冷冷说了一句:「你是小媛的男朋友?」

  我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

  他递给我一个小盒子。是一个依波表的表盒,但是拿起来却直晃荡,不知道是什么。他说道:「把这个给她,就说她的事情我帮他搞掂了,以后不会有小人纠缠她了。」

  我完全不明就里。小人?哪个小人?

  但是我还没有组织好语言,就被他另一句话打断了思路:「你以后好好照顾她,不要让她受欺负。」

  我像是被这句话踩到了脚底下——这似乎是我最怕听到的一句话。无数次耻辱地偷窥,到今天终于有人面对面地,控诉我的无能。我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他咳嗽了两声,什么都没有再说,就转身走了。

  我等他走远,才恍然喊道:「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他停了一下:「我叫什么名字?问我名字干嘛,你煞笔啊。」

  我被他骂傻了,呆站在原地,不知如何应对,只能目送他远去。

  过了半天,我才回过神来。我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的东西吓了我一跳,直接把那盒子丢在了地上!

  那里面是,

  一段手指。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