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專區  »  校園春色  »  【监狱学园】(新编)(04-05)【作者:998】
【监狱学园】(新编)(04-05)【作者:998】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879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新编4~5章黑化的会长大人辣么萌

                第四章

  女生宿舍的天台。

  「所以目标是?」清志问。

  「是这样,清志大人,根据小生的调查,一年级一班是整个一年级中拥有最多可爱女生的班级。」

  「一年级一班?」

  那不就是他所在的班级么?

  清志脑海中闪过千代可爱活泼的模样,这……不妥啊。

  思索间几人已经来到目的地,女生浴室的屋顶,真吾趴在屋顶的护栏上,努力的向下方的窗户伸手,清志则跟着上前查看,发现透着光的窗户离屋顶至少三四米。这正和他意,于是松了口气转身对葛人说,「啊——这也离的太远了,根本就没办法看到吧?我看今天还是……」

  清志话没说完,就见四个人已经围在一起,葛人手里握着绳子正往下松。
  「清志大人,你说的没错,在下自然已经想好了对策是也!我们只需要用绳索绑住手机从天窗那里伸进去,吾辈就能够从屋顶透过另一边的手机享受到更衣室里的景象了是也!」葛人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然后转头继续松绳子。

  「……」清志心说果然不愧是练马第一智将?

  「怎么样,怎么样,能看到吗?」

  「等一下,还差一些,慢慢的,稳住,不要动……糟糕!」葛人过于激动,手一松绳子直接掉了下去。

  「呼……这可真是奇迹,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辛运的是通过另一个手机,他们发现浴室里并没有人。

  「所以……计划失败了?」清志叹息一声,就知道这群家伙绝对不靠谱,「那我回去了,手机的事情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说完清志双手插兜就要离开,却惊闻手机居然是自己的。

  「纳尼?!你们疯了吗?!」愤怒的清志过去揪着葛人和让的衣领将他们拎起来,因为计划就是这两个人联手促成的,一个狗头军师,一个话虽然少但一肚子坏水,夜行服就是让的手笔。

  「清志大人,小的以为现在不是发怒的时候,如果手机被别人发现的话,届时你将面临被退学的难题是也!」

  「好吧……」清志松开了差点断气的二人,黑着脸深呼吸,总算压住了怒火,「我去走一趟。」说罢灵巧的纵身一跃,直接翻过栏杆消失在夜空中。

  楼顶四人差点没吓死,趴着往下一看,这才松了口气,之后几人面面相视,震惊的吞咽着口水。

  清志君居然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却准确的单手抓住了窗沿……这得多么强的力量以及协调性以及胆量?!

  黑夜中,五指扣住窗沿的清志面色平淡,看不出丝毫吃力,略一观察室内的情况,便翻了进去。

  「还好没摔坏。」清志背对着更衣室大门,蹲下了身子捡起手机,随即看到了视频通话那头的四个奇葩,看到他们的嘴脸就感觉又一阵烦躁,于是合上了手机。

  随后清志一偏过头,看向盆栽旁边贴着的通告,「里学生会……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跟男生交谈就罚一周监禁什么的……逼得老子居然鬼迷心窍的跟着来偷窥……」

  对自己的泡妞能力,清志还是很自信的,他本来打算高中生涯怎么也要交个女朋友,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看对眼了都行,可一张通告就GG了。

  「早晚要找幕后主使问个明白。」

  清志正要离开,耳朵却动了动,马上面色一凝。

  有人!

  但是躲哪儿?!

  外面的人并没有给他准备的时间,「哗」更衣室的横拉门被拉开。

  「呼……都走了就好。」

  这声音是栗原千代,她不喜欢当着别人的面脱衣服,哪怕是女生也会感到害羞,所以每次洗澡都等其他人换完衣服离开,才会独自一个人进来。

  附在天花板旮旯上的清志就在她头顶的侧后方,刚好卡了个视觉死角。
  窸窸窣窣的脱衣声,清志眼神闪烁片刻,还是闭上了眼,他的原则是朋友间要相互尊重,特别是异性。而千代是他认可的人,对她自然要郑重的对待。
  不一会儿门再次被关上了,脚步声渐渐远去,清志这才从天花板上跳了下来,正要吐口浊气,却听到屋顶传来了惨叫声。

  什么情况?

  清志竖起耳朵认真倾听。

  「啊……!救命啊!!」

  「嘎……嘎——」

  这是……

  似乎听到了乌鸦的叫声。清志从天窗往外看,只见外面的夜空盘旋着许多乌鸦,细细倾听屋顶除了惨叫声,还有鸟类扑棱棱的扑击声。

  这个学园是有不少乌鸦,但平时都挺老实的啊?

  清志蹙眉始终想不通为什么出现这种奇怪的状况,总不可能是天谴吧。
  「大家~ !有人偷窥……!」这时他又听门外走廊传来了急促的回响。
  清志本能的心脏一跳,但他知道自己没被发现,那剩下的无非就是那四个奇葩了。

  果然,他们偷窥被发现了……

  哎,自求多福吧!

  清志不打算救他们,毕竟偷窥又没有生命危险,所以对他而言就不是大事,现在保住自己的名声才是最要紧的。

  想明白的清志不敢久留,但原路返回已经不可能了,于是只能等更衣室外的声响变小后,等女生大部队走的差不多了才趁机溜出去,一路上恰到好处的躲避着各种危机,完美的融入到周围的环境中。

  他,可从来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而离开的女生们都汇聚到操场中,女生宿舍也有大批女生被惊动,成群结队的汇入人群。今天的夜晚,八光学园彻底沸腾了起来。

  篝火已然点起。

  「芽衣子,把十字架竖起来。」

  「是,会长大人!」

  「我先离开下,好好招呼他们,芽衣子……他们很快就有伴了。」一头黑长直在火光中飞舞,优雅淡然的声线,女子冰冷的脸上几乎快要结霜,一只乌鸦落在她的肩膀上,嘎嘎叫了几声,女子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是,会长大人。」副会长白木牙衣子一边发动怪力,挥汗如雨的搬起一根巨大的十字架,一面郑重的回答她最最尊敬的会长大人。这自然是为死亡四小准备的。

  很快神秘的里学生会会长消失不见,而十字架已经立好了,物尽其用,四个被扒光的裸男被结实的绑在了上面。

  「呼……真是肮脏的男人,啐~ !」

  拿着皮鞭的副会长喘了口气,对着四个半死不活的偷窥狂啐了一口,英气勃勃的脸上毫不遮掩那股鄙夷厌恶的情绪,说着迈着高傲的猫步走上前去,被黑色的长筒丝袜以及同色的漆皮尖头高跟靴包裹的大长腿抬起,鞋尖重重的戳向让二的身上。

  让二一口老血吐出,接着芽衣子仍不解气的挥舞皮鞭狂抽四人,一时间广场上空回荡着凄惨的嚎叫。

  躲在暗处的清志此时面露不忍,摇着头嘀咕,「太狠了吧……这超模身高的女人不会是虐待狂吧,而且……这下作的乳量,啧啧。」他的眼神极好,那对豪乳至少有J杯罩!

  片刻,远处似乎是出汗体质、湿漉漉的巨乳眼镜娘,也就是白木芽衣子,总算停手了,高傲精致的尖下巴一扬,凄惨的叫声再次响起,那是因为得到许可的愤怒女生们开始动手了,纷纷捡起地上的石头等物品投掷发泄起来。

  噼哩当啷的,砸的四个衰鬼几乎断气。

  远处的清志表情越来越难看,实在看不下去,摇了摇头正准备离开,却敏锐的感到身后有人靠近,「她们是里学生会的哦。」一声温柔犹如邻家大姐姐一般的声音,但清志却本能的感觉到惊悚,他转过了身……

                第五章

  那个声音是里学生会第二十任会长,被人称之为『乌鸦使唤者』的栗原万里,是个能够沟通乌鸦的神秘女人,这也是他跟葛人四人先后被发现的原因,校园内所有的乌鸦都是她的眼线。

  标准的黑长直御姐,外表高挑性感,气质优雅高贵,淡然的表情说不出的清冷漠然,还有着不俗的格斗技巧,以及更加神奇的御禽能力……这就是清志初见万里的感受,不得不说,清志被这个跟他交过手的女人惊艳了。

  回想起鸦群中自己制服了对方后,对方挣扎时娇躯传来的惊人弹性以及渐渐滚烫的体温……以及自己勃起时对方跨间挤压自己的酥爽快感。最终对方亮明身份,自己这才放开了对方速手就擒。

  他当时也犹豫了下,但毕竟男子汉大丈夫,欺负女人算不了本事,再说既然被发现了,除了承担相应的惩罚并没有其他解决办法了。

  「唉,都怪那四个蠢货,这下绝对要被退学了……」

  监狱里,清志回过神来抱怨,此时他被粗大结实的铁链绑成了蝉蛹,吊在一座单独的牢房中央。

  没错,鉴于他恐怖的武力值,即便速手就擒任由万里发泄了一通,揍得鼻青脸肿,对方仍旧不放心的将他捆了起来。

  次日,太阳重新升起,操场上五人当着全校学生的面接受了审判,其他四人被判监禁一个月——学园特有的监狱,可是这个学校惩罚学生的特色。

  而袭击了学生会长的清志却意外的没有被退学,因为从没有受过如此屈辱的栗园万里怎么肯就那么放过他?

  从没有人……从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触碰她冰清玉洁的身体,而清志却那般零距离的玷污了她,这对哦栗园万里而言是不可饶恕的,对方已经彻底的触碰了她的底线,践踏了她的尊严。

  所以,她要亲手,将她所遭受的屈辱千百倍的还回去!

  ……

  单间里,清志一身白灰相见的囚服,被四根巨大的锁链困住四肢,呈大字型。大约已经饿了二十四小时了。这种状况倒是让他始料未及,他实在没想到一所学校的刑罚居然可以如此无视人权,凌驾于法律之上使用私刑,到这种地步,应该说不愧是变态的小日本?

  「吱呀……」

  牢门打开,漆黑的牢房里投射进久违的阳光,清志抬头看去,一位长发飘飘的曼妙女子背光中走了进来,身形颀长高挑,阳光中微尘浮动,使得饿了一天的清志有些恍惚。

  身材确实没得说。

  「喂,我已经认错也接受惩罚了,难道要让我在这种破烂的地方呆上两个月吗?」清志的声音有些沙哑,毕竟二十四小时没有进食喝水了。

  栗园万里哒哒哒的走了过来,眉宇间闪过一丝快意,刻薄的讽刺,「哼,有意见吗……或者我应该将你扭送到警察局,然后让你的父母知道你偷窥女子澡堂的下贱事情?」但语气以及声线依旧是那般的优雅清婉,仅是声音就充满成熟女性的诱惑。

  「也可以。」老实说,结合之前的里学生会通告,清志对这所对男生充满恶意的学校没有任何好感,而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女人的手笔,所以他很光棍的怼了一句。

  「呵……男人果然都是渣滓。」不屑的嘲讽,鄙夷的眼神,栗园万里的使得清志一阵火大。

  「哦?看起来你对男人有很大的意见呢……我说,该不会是被人抛弃过吧?」
  「闭嘴!」栗园万里眉头一跳,沉声冷喝,黑丝大腿往前一跨,腰肢一扭,如同风中的花朵微微一颤,一记直拳猛的打在清志的肚子上。

  咚得一声闷响,万里跟清志同时闷哼一声,却是清志运气鼓起腹肌,让万里尝到了强力的反作用力。

  「你这混蛋……哼,呵呵……」万里气极反笑。

  「你在笑什么,你这个被男人抛弃的~ 心理变态。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重新恢复对男人的兴趣?嘿嘿,你得知道,像我这么精壮的男人,如果不是怜香惜玉,那晚你可要被我搞到昏厥了哦~ 」清志故意恶心对方,声音十分油腻的揶揄。
  「……看来你不明白你现在的处境。」此时万里已经气得脸色愈发阴沉,咬着银牙低声说。对她而言,从没有任何人敢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她是最最优秀的名门闺秀,生来就是金字塔尖端的领导者,平民眼中高高在上的高岭之花,所有人都尊重她,甚至因为她奇异的能力与生来具备的上位者威严而畏惧她,可这个男人……

  「来呀,正合我意!你那软绵绵的拳头倒是用点力,不要让我以为在跟我打情骂俏!你这个~ 被惯坏的恶劣女人!」清志也是上来脾气了,梗着脖子继续刺激对方。

  万里再也忍不住了,紧握着粉拳再次冲上前去,手脚并用的毒打清志。
  「你这个卑微低贱到骨子里的渣滓……现在就算你跪下恳求我,我也不会放过你!」一贯从容不迫的万里终于暴走了,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如此失态。但即便如此,她仍旧没有大吼大叫,这是天生的、高贵到骨子里的风度与涵养。
  「唔——如果你做不到……你就是个婊子!婊子养的!」吃软不吃硬的清志怎么可能屈服?栗园万里瞳孔一缩,暴怒的猛然抬起左脚,左腿如扬起的长鞭,夸张的柔韧性让她的棕色平底皮鞋直接抬到头顶,然后重重的劈下!

  「啪!」鞋底打到了清志的脸上,却听万里尖叫了一声。

  「啊……!」

  只见清志五官狰狞,嘴巴大张居然咬住了对方的鞋尖。

  「给我松开!唔嘶……你……我要杀了你~ !」

  清志嘴角挤出嘲讽的笑意,嘴巴却越来越用力的咬合。

  「求我!」清志呜咽了几声,剧痛的万里总算听明白了。此时万里表情痛苦,却倔强的咬着毫无血色的唇瓣不肯求饶,金鸡独立的那条黑丝大腿微微颤抖发软,苦苦坚持着。

  她怎么可能肯低下高贵的头颅向一个渣滓求饶?她的尊严绝不允许她那么做。
  就这样僵持着,清志尚存的理智让他不至于继续用力咬下对方的脚趾。他可以确定即便对方穿了鞋子他也能办到。

  万里颤抖的越来越厉害,额头开始渗出细密的香汗,嘴唇都咬破了,殷红的鲜血顺着唇瓣滑下,划出一道妖艳的痕迹。

  最后,她实在是支撑不住了,站立的那只脚终于慢慢失去力量,软了下去,腿弯儿有些别扭的弯曲着,脚踝扭曲的支撑在地上,而背对着清志的上半身则半悬空的趴在地上,翘臀上的短裙因为姿势的缘故滑倒腰际,而黑丝美臀被迫聚集成紧绷的状态,显得愈发浑圆结实,与之连接的是被拉伸到极致的大长腿,丝袜包裹下的长腿透着肉色,那份女性的柔美被诠释的淋淋尽致。

  看着对方抵在地上的臻首,凌乱的长发透着狼狈,身子也因为疼痛微微痉挛,清志心里一阵触动,暗道好个倔强高傲的女人,内心叹息一声,清志上下颌一松放过了对方。

  哎,爷就是心软,爷就是怜香惜玉……

  万里的大腿失去束缚「啪嗒」一声打到地上,之后的一幕却让清志感到惊艳,只见地上的长身美女趴在那儿喘息了片刻,缓缓的支起了身子,变成了鸭子坐的姿势。此时对方背对着他,一头凌乱的乌瀑秀发很是显眼,之后腰肢一扭侧过身,臻首轻抬,只给了他一个侧脸。

  很美的侧脸。

  发丝黏在汗津津的脸上,脸蛋上沾了泥灰,雾蒙蒙的泪目透出彻骨的怨恨,以及那一丝丝让清志惊艳的无助与委屈。

  喘息……喘息……一直狠狠的瞪着他……

  「好吧,我不应该跟你斗气,你毕竟也算你女性。」清志理亏的别过头去,不自然的说道。

  妈的老子一把年纪了居然被个小女孩看的不自在了……这女人好强的气场。
  万里肩膀起伏着,粗重的喘息显得她情绪十分激动,瞪大眼眸没让眼泪流下,紧紧抿了抿嘴唇的血迹。

  这个男人……

  !!

  万里恶狠狠的从牙缝里挤出声音,「也算……女性……」声音有些颤抖,因为眼泪的关系,鼻子也有些堵,所以还带点娇弱的鼻音。

  「咳……从各方面讲,你都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子,不管是外表还是性格。」
  「哼,那我要谢谢你的夸奖了。」万里拽着清志的衣服站了起来,冷冰冰的俯视他。好吧,这娘们居然比他还高。

  「如果你不讨厌男性的话就更好了,说不定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来吧,这次随便你使出任何手段报复我。」

  万里一听抚了抚雪白的脖颈,感觉血压升高,现在的她面对清志,简单的言语就会使得她情绪波动巨大。

  「为什么放过我?」万里阴沉着脸面对清志,恶狠狠的瞪着对方的眼睛,双方靠得非常近。她没有着急报复对方,她感觉自己因为对方的行为情绪起伏的太大了,那不是正常情况的自己,所以她不想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唔,我建议你离我远点,说不定我会咬掉你的鼻子。」

  闻言万里本能的往后一缩。在她心里,清志是第一个让她产生胆怯这种情绪的男人。

  「呵呵~ 别怕,我觉得相比咬掉你的鼻子,亲吻你那花儿一样的嘴唇是更好的选择。」清志又忍不住嘴贱,对方实在是太可爱太迷人了,恰巧触到他心里的那个G点,让他忍不住调戏。

  「啪!」万里因为情绪激动酡红的脸似乎更红,她给了对方一个耳光。
  「唔……不要抿嘴,我会认为你在勾引我,你想让我吸允你的嘴唇吗?」
  「啪!」这巴掌更加响亮,片刻的较弱从万里身上消失,她面若寒霜。
  「说,为什么?」万里总算恢复以往那种淡定从容的模样。

  这他妈还不简单?问个屁啊,又不是杀父仇人!

  「我欣赏你的性格。」清志吐了口血,还是尝试性的拍了个马屁。

  「你猜我信吗?但是,你对我的妇人之仁不会改变我的看法,毕竟~ 男人本质上就是一群精虫上脑的渣滓而已。」

  「啊~ 没错,其实是你长得漂亮,所以我想上你,你知道,雄性在发情的时候不会伤害雌性……这么说你满意了吗?」清志翻了个白眼,根本没法交流嘛!
  栗园万里没有说话,黑着脸仍旧瞪着他。

  「好吧……我们并不是生死仇敌,所以在我看来即便你做的很过分,我也不至于下死手对付你,而且确实是我的错在先,但是,人都会犯错,我相信看似完美无缺的你一样也犯过错……毕竟人无完人,只要能改正就没问题吧?」

  清志无奈道。万里却仍不言不语,表情淡然,但眼神却愈发紧巴巴的,看的清志有些发毛。

  「另外你确实很漂亮。」清志讪笑了下,有些尴尬,暗忖这是他见过最难缠的女人。

  兀然,扑哧一声,栗园万里娇笑出声,那模样十分优雅,而且毫不做作,想来是从小的良好家教使然,这种姿态其他人是学也学不来的。

  「那么,既然你对我的惩罚并不认可,那么换种男人喜欢的方式,当我的……忠犬谢罪如何?」

  「瓦特?!」

  栗园万里目光如炬,给他十分诡异的感觉,在他忐忑的眼神下,只见对方脱下了她的鞋子,露出那柔若无骨的秀气美脚,而黑丝袜尖上则渗出了殷红血液,一切的一切汇聚在一起,透着异样的美感。

  莫非……要让我舔?

  这尼玛什么展开?!

  「不得不承认你跟其他男人确实不同,你很强大,而且不会恃强凌弱,还算有些担当……但是,你对我犯下的罪行仍旧不可饶恕,但得到我认同的你,会得到相应的照顾,现在,舔干净我的脚。」说着,栗园万里按着清志的肩膀将腿抬起,小腿搭在了他肩膀上,语气理所当然,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模样。

  腿咚!

  「只要你转头,舔干净血迹你就可以变成我的忠犬,这是个契约,也是作为第一个被我欣赏的男性的奖励,你无需为此感恩戴德……这是你应得的。」万里的语气有些喘息,低沉又充满魅惑,霸道又自恋的她觉得这是对清志的无上恩典,被下半身操控的肮脏男人一定会把这当成最最美妙的恩惠。

  是的,她了解男人,不过都是一群精虫上脑的渣滓、变态,就像她的父亲一样,那个喜欢收集女性屁股照片的变态父亲。

  「所以来吧……还在等什么呢?到时候你只需要服从我的所有命令,嘿嘿……首先,我会把你阉掉,当然身为仁慈的主人,我会用很温柔的手段,让你感觉不到痛苦,这样你就会变得完美无缺,也就配得上我成为我的宠物……」

  我擦?沃特阿尤弄啥嘞?!

  清志听到对方扭曲的三观,彻底石化了……

  「呐~ 舔吧,把我的脚趾含进嘴里……用柔软的舌头将血迹吸干,你会品尝到血腥的芬芳,那是来自主人身体里的味道……」万里陷入了奇怪的状态,说话间身体愈发的烫人,一股幽兰般的体香散发开来,她感觉下体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了。

  清志深吸了一口气,一股肉香混着淡淡的血腥味涌入鼻腔,那是近在咫尺的丝足散发的味道,这味道让他微微的感到晕眩,此情此景,他差点无意识的答应下来。

  答应个屁啊!

  老子又不是变态!

  「我没想到原来你是个变态!还想阉了老子?!……还有!你在得意个什么劲儿啊!身为会长的你难道连基本的三观都没有吗?!」

  清志一通歇斯底里的吐槽让万里一个激灵,猛地从奇怪的状态中惊醒,旋即也顾不得细想为什么自己如此失态,愤怒的放下脚揪住对方的衣领,探身恶狠狠瞪住对方的双眼。

  万里红着脸,「你这个不识抬举的混蛋!我肯做你的主人已经是大发慈悲的可怜你……你唔……」

  清志猛地吻住对方的嘴唇,万里石化当场。

  本着关爱智障儿童的心理,清志又抓紧机会伸出舌头,轻易的撬开了对方的贝齿。这是栗园万里的初吻,就这么意外的降临了。清志也没细想对方为何不反抗,嘬住对方的嘴唇便狂乱的吸舔起来,不时衔着湿润的唇瓣儿轻咬。

  「唔……!嗯……」

  栗园万里显然被对方的突然袭击搞蒙了,接着感觉到那条湿滑又有点凉爽的舌头在她的口腔里搅动,灵巧的纠缠着她的香舌。

  「吸溜……吸溜……」自己的口水被吸走了……好……好恶心……哦?
  栗园万里瞪大的眼睛却渐渐变得迷离。

  亲着亲着清志心里的疑惑却越来越重。

  为什么还不反抗?

  或者咬自己?

  奇怪,奇了怪……

  但是管她呢!

  清志的老二极速充血勃起,对方既然任由自己索取,哪有便宜不占的道理?
  只见他吃的津津有味,不时还把对方的舌头吸进自己嘴巴里,吸溜吸溜的「滋滋」作响。万里的口水变得愈发粘稠幽香,鼻腔渐渐哼出动情的哼唧声,身体也软绵绵的靠在对方身上,然后无意识的环臂搂住了对方,一点点生疏的回应起来……

  好奇怪的感觉……这种从未体验的美妙感觉……整个人就仿佛,就仿佛飘在云端……世上居然有这么让人沉醉的事情……

  万里大脑一片空白,彻底迷失在清志的吻技中了。

  时间,滴答滴答的消逝……

  不知多久,清志感觉嘴巴都麻了,终于吐出了对方的舌头。

  「喂……你的吻技可不怎么样哦。」清志刚说完,看见对方的脸却吃了一惊。
  这脸蛋潮红的过头了吧!而且……对方微微翻着白眼,嘴巴无意识的张着,鲜红的小舌头拉拢在外面,嘴角还有亮晶晶的口水,以及拉成丝的粘稠唾液。
  「喂!接个吻而已!过分了啊!」亲个嘴就这样了,真枪实弹那还得了?
  真是个极品!

  清志的吐槽使得万里终于不在失神,后知后觉的猛然一推对方,却让自己踉跄着跌坐在地上,旋即愣在那里,表情阴晴不定,清丽的俏脸逐渐变得愈发涨红,内心的羞愤之意也愈发浓郁。

  「你……你……」她颤抖的指着对方,自己的清白……

  !!!

  万里一瘸一拐的摔门而出,居然连鞋子都顾不上穿。

  「喂!给我送点饭来啊!老子要饿死了!」

  什么嘛,只吃口水怎么可能吃饱……清志咂咂嘴,得了便宜卖乖的想着。
  而夺门而出的万里边跑感觉微风拂过的跨间一阵凉凉的湿意,又回想起刚刚的屈辱回忆,还有那来自脚趾的疼痛回忆……

  那根恶心的,肮脏的罪恶之源刚才就顶在自己湿润之处!

  都是因为它!

  男人才如此的肮脏下流!

  我的清白之身……

  呵……看来只能毁掉它了。

  「会长大人?发生了什么!」在监狱区外面守候的芽衣子见会长一阵风也似的跑出来,而且看起来十分狼狈,于是上前着紧道。

  「您的鞋子……会长大人!会长大人!」内心遭受巨大冲击的万里根本不理自己的发小兼部下,径直跑回了学生会。

  剪刀……剪刀!

  她脑子里全是剪刀剪掉清志下体的画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