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專區  »  綜合小說  »  【罪业-紫萱】(02)【作者:nasekaja】
【罪业-紫萱】(02)【作者:nasekaja】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102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自古以来,对于男人性欲的评价,大多是喜新厌旧。即使再老实再温柔的男性,对于新的诱惑,本能的反应总会凌驾于理智之上。其实,这种事情对于男女都一样,甚至说,女性可能在这方面更敏感,只是大家都看不出来,或者掩饰的很好而已。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已经将女性视为可以交换的货物,被父亲带大的我,很小的时候就见过父亲将不同的女孩带回家,强迫或者诱惑,然后将她们脱光后在她们的身上发泄欲望。而在事后,父亲总是一边享受着女孩的口舌服务,一边毫不避讳的告诉我,张逸风,你要记得,女人的天性是淫荡的,本能中就是寻求着更强大的男性进行交合,然后产生更优秀的下一代,所以,诱惑男人是女人,更是漂亮女人天生的技能,也是所有女人天生就有的罪业。

  然后看着我稚嫩的小肉茎在赤裸女体的刺激下硬硬的挺立着,哈哈大笑着抚摸着我的头顶,然后拍着我的屁股将我轰出他的房间。而在下一次,他又装作不知道一般,让我偷窥,然后发泄完了,重复着说教的过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丝深深地悲哀。

  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母亲的样子,所有关于母亲的一切,照片、声音、录像、亲戚,都没有,完全一片空白。父亲后来也很直白的告诉我,母亲在生我的时候已经过世,而且发生了一些对父亲来说很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我没有母亲。嗯,当然之后也可以说我有很多母亲,和父亲交合过的女性,在伦理上可以说都是我的母亲。

  很小的时候,我偷窥过很多次父亲和年轻女性交合的过程,当然大部分时候我都懵懂的只知道父亲威武的欺负着那些完全不敢反抗的少女,可是有些时候,在父亲灼热兽性的眼里,我会看到一丝丝完全不同的冷漠,那种发自内心的毫不在意和漠视,让我感到了和平时温柔对我,或者哈哈大笑时候发自内心的温暖笑意完全不同的样子,好像在父亲的体内住着不同的两个人。这种感觉,在父亲离开之后,我才慢慢地体会到,而似乎在某一天,我突然发现我也变成了如同父亲一般的男人,也开始慢慢地喜欢上了狩猎,强迫,诱惑,看着无助少女颤抖着哀求,享受着内心压倒性占有的喜悦感。

  每次在这个时候,我都会越来越深刻的体会到父亲留在我心底最深处的话语,在我最兴奋的时候,那些话语总会让我的肉茎在少女的体内更加的膨胀,而我的性欲则在不断的激发中完全没有射精的欲望,只是不断的轰击,抽插,摩挲,享受着紧夹,同时对猎物满是罪孽的身体进行更多的惩罚,获取更多的快感。
  而在欲望发泄完毕,甚至于交付猎物的时候,如同对待记忆中的母亲一般,我并没有太多的留恋,

  电影、小说、音乐中描写的对于爱情的忠贞不二和难舍难分,在我的身上完全没有体现,似乎我的心就是一个冷漠无情,或者说完全缺失了爱能力的畸形怪物。每次在看到或者听到至死不渝这种故事的时候,我总是会扬起嘴角,冷漠的笑着,然后看着听着演员们演绎着刻骨铭心的爱恋。

  当然也有人告诉我,那只是因为我没有碰到合适的女孩,如果我碰到了,也肯定会立刻沦陷,至死不渝。嗯,当他之后与我喝酒,痛哭流涕的告诉我他女朋友决绝的分手玩消失的时候,我淡漠的安慰着他,却没有告诉他,他的女朋友与他分手的原因是已经被我玩弄沦陷之后,当做猎物交易了出去。

  那天晚上,我翻出了朋友女友被我初次调教的影像,我记得那次我几乎在她身上玩弄了整整三天没有出门,不断的占有她身上任何一个地方,舔、吸、搓揉、插入、摩擦,加上不同的玩具和技巧,看着那个女孩从拼命反抗到完全顺从的过程,不断地呻吟,扭动身体,被强迫着高潮,潮吹,从一开始的躲避到最后迎着我的手指、玩具,挺起小腹,乳房,不断追逐着身体本能的快感,哀求我的插入,甚至在我面前自慰,最后甚至被我捆绑固定成各种姿势,稍稍触碰乳头和阴蒂都会颤抖着达到欲望的顶端,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有男友这个事实,成为我的母狗,顺从的臣服在我的胯下,用她淫荡的身体不断满足我各种欲望……

  我整整看了一晚,伴随着微微荡漾的红酒,我的肉茎,我的身体,我的内心都感到无比的满足和蔑视。忠贞不二?至死不渝?没有碰到合适的人选?

  呵呵,或许只是你玩弄的不够,或许只是你的肉茎不够粗壮,或许只是你的技巧不足。爱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说到底,只是为了繁衍后代,或者说诱惑男人的遮羞布罢了。

  当然,这以后我也并没有再次见到那个男生,似乎那次的经历对他的伤害和影响也是蛮大的,不过这和我并没有关系了,我相信如果能知道真相的话,可能他的转变会更加的彻底,然而我并没有告知的义务,那个女孩,只是我见猎心喜,或者说任务完成所必须的道具罢了。

  既能玩弄调教女性的身体,又能获得不菲的利益,还能发泄我的欲望,帮助我不断的成长,于是,我开始越来越喜欢狩猎这项活动,更喜欢给自己的狩猎行为和猎物贴上不同的标签,特性。也开始有越来越多的目标,出现在我的眼中。
  白色浊液从少女的嘴角和我的肉茎交合处缓缓溢出,少女的眼睛已经有些失神了,只是机械地含着我依然坚硬的肉茎,无意识地一下下含舔着。我在少女口中暴精之后并没有立刻抽出我的肉棒,任由少女含舔着。

  「现在……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片刻之后,回过神来的少女艰难地吐出我的肉茎,无力地问道。这个男人的持久力真是恐怖,如果真的和他性交的话一定会被他奸淫到死……不过应该也会很爽吧,那种冲击到子宫的快感……呀!我怎么会想到那儿去呀!真羞人!……但是刚才那种感觉绝对是自慰所不能达到的强烈呀!从来没有尝试过在男人的手指挑逗下达到高潮呢……或许,把身体给他也不是个坏的结果呢……毕竟女人第一次总是要交出去的……紫萱胡思乱想着,却没注意我的脸上稍纵即逝的诡异笑容。

  我的肉茎和别人的并不一样,除了在皮下镶嵌过一层钢板之外,睾丸也曾经被改造过,所以射出来的精液具有强烈的催情作用,射入对方的身体之后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让对方的情欲猛增,所以,看到紫萱那个在电视上的清纯少女,现在被我口爆后眼神中流露出那种茫然,偶尔又带有些情欲的情绪,我不由得暗暗偷笑起来,因为这个少女很快就将成为性奴隶,被我爽腻了之后成为大众情人,再也不复那种讨厌的清纯形象了。

  「好吧,那你要不要洗漱下再走?」我解开了少女的绑缚,将她扶了起来,顺手又揉捏了了一下她依然结实的白皙巨乳。

  「讨厌啦,刚才还没有玩够么……」说到一半,紫萱自己突然惊觉,自己怎么会用这种对男友撒娇的语气说话?这个男人为了自己的欲望让自己这么痛苦,到现在喉咙还是火辣辣的痛,连说话都没办法说,嘴巴里面也都是男人肉茎的腥臭味道……可是好像有点点习惯闻了,有些野性的感觉,精液的味道好像也有点甜甜的,跟酸奶差不多……呜呜,不对不对,怎么可以有这样的再喝一次的想法……

  紫萱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只能归结于惊吓过后的虐待导致自己开始神志不清了,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往浴室走去。

  只是每次走动,喉咙口都会涌上来一股精液漂白粉的味道,通过嗅觉不断地让她回想起刚才我用肉茎插入她口中的情景。慢慢地,她的骚屄开始收缩,子宫深处的爱液又开始不受控制地渗透出来。

  刚才高潮的感觉似乎又开始用上心头,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让她的身体也慢慢的热了起来。

  突然之间,紫萱被环抱住了,一根坚硬火热的东西正顶在她的股沟处,她发出一声惊叫,身体却软软地依偎在我的怀里。「你看,这可不是舒服之后的状态哦……它可还是处于战斗状态呢!」一只手搓揉着小美女丰硕的雪白乳肉,然后抓着紫萱的白嫩小手按到我的肉棒上。

  「不……不要了……喉咙好痛……人家还要演出……啊啊……好痛……轻点啊……」被我一只手按住两粒嫩红的乳头,雪白的两只丰乳挤压在一起,疼痛之余却又有一种麻痒的感觉。手上如同抓着一根火热的铁棒,紫萱却无意识地上下滑动了起来。

  「女人的身体就是用来伺候男人的,所以不用装出一副圣女的样子,刚才吃的精液不是也很愉快么!」我突然狠狠地拍打着小美女的乳肉,直到雪白的乳肉上布满红色的掌印。紫萱放开了我的肉茎不断地挣扎着,眼睁睁看着自己圣洁的乳房被男人肆意蹂躏,那种屈辱大于疼痛的感觉让紫萱似乎暂时性忘记了自己的危险处境。她的屁股不断地扭动着,试图想挣脱开我的怀抱,但是那种婴儿撒尿般的坐姿如何能够找到着力点,所以,她注定徒劳无功的挣扎,只是增加了我的淫欲,让我的肉棒差点就忍不住隔着她几乎没穿的小内裤插入她的处女嫩屄。
  隔着蕾丝丁字裤,我的手指轻易地找到了紫萱的敏感点,刚才高潮过的嫩屄豆似乎想再次尝试一般高高凸起着,而白色的粘液随着紫萱逐渐加重的呻吟不断地分泌出来,刚才的剧烈挣扎在我熟稔的挑逗技巧下慢慢地转变成迎合。似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她白皙的小手紧紧地抓住我的大腿,让我的肉茎在她的股间越贴越紧。

  「已经完全湿透了呢……已经做好欢迎的准备了么……果然是天生的荡妇啊!」我淫笑着说道,顺便把沾满淫液的手指举到她的面前,让她看着自己体内的粘液不断从我指尖滴落。

  「不……不是……只是身体的反应……啊啊……」勉强抗争着的小处女说道一半,便感觉自己的嫩屄洞口被巨大的火热肉茎撑开了,一下子惊呼了起来。「啊啊……不要……说好了的……不会强奸我……求求你……不要……」

  「好吧……」我再次大发慈悲,「只是你完全没有能满足我的欲望啊……你看那个宝贝现在这么硬……你要用哪里让它舒服呢?」猫戏老鼠的感觉让我稍微将肉茎移动了一下,再次能够品尝她小嘴,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我用手指塞入了她的嘴巴,搅动了起来,紫萱乖乖地用舌头舔舐着我的手指和上面的粘液。

  「我……我的嘴巴已经很酸了……呜呜……」说到一半,我恶作剧般地捏住了她的舌头,上下抖动了一会儿,然后又拉出来,吸到了我的嘴里。真是香嫩啊!果然小处女的舌头都有那种奶香的味道。

  「不能用嘴巴的话……那么你身上只有一个小肉洞可以让我舒服下咯……」我轻轻用手指在她的屁股上抚摸着,不断触碰着由于紧张而突起的肛门洞口。「如果是肛门的话可以勉强满足下哦!」「不不……啊啊……不要……好脏……会坏掉的……

  「我手指的触碰似乎让紫萱紧张不已,浑身的鸡皮疙瘩也冒了出来。那个只有卫生纸碰到过的地方,即使洗澡的时候也不会特意去触碰的地方,现在那个恶魔般的男人居然不断地在抚摸触碰,甚至轻轻地刮动,让自己的肛门洞口产生了丝丝瘙痒感。

  「不要紧张,和处女一样,最多就是开始疼痛了点,不过开垦好之后你就会感觉非常舒服了……另外男人一般只要连续两次的话基本上就可以满足了……」
  我犹如诱骗小白兔的大灰狼,不断地含舔着她的耳垂,手指慢慢地伸入少女的肛门。「你不是想要保留处女么……我会让你好好舒服一下的……」随着爱液的润滑,稍微用了点力气,我的手指在我品尝她舌头的时候便隔着内裤突入了肛门洞口。

  我感觉她浑身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并不是仅仅因为疼痛,可能还有第一次被侵入时候的紧张。我故意缓缓地耸动着下体,让粗大的肉茎在紫萱娇嫩的肉屄上来回滑动,不断地刺激着少女凸起的肉蒂。

  「嗯嗯……呜……不……不行……啊啊……不要……好粗……屁股好痛……我用嘴……我用嘴巴再帮你出来……放过我……啊啊!」娇嫩的呻吟声,随着我的肉茎滑动的速度加快而不断地发出,但是我并不想看到这个注定会被我享受的猎物如此的愉悦,在她求饶的时候突然手指用力,两根指节塞入了女孩的肛门内,括约肌的紧凑让我的手指似乎血脉也被固定住一样,指尖传来涨涨的感觉。少女两片雪白的山丘已经完全暴露在我眼前,那条丁字裤已经完全看不见了,而前面的布条也紧紧地勒入少女的肉穴,将两片粉红鲜嫩的肉唇挤压到了两边。

  惨叫声中夹杂着愉悦的呻吟,我的手指一边在紫萱的屁股里面转动,一边则用手指抚摸着少女的骚屄洞口。紫萱在我的怀里依然不停地挣扎着,似乎想要脱离我手指的玩弄,而我则明显的感觉到肛门深处传来的颤抖和肠壁的蠕动,这让我的兴趣大增。毕竟比起以前的那种经常玩肛交的贱货来说,这样的反应更是让我冲动的想要马上插入享受。我加快了转动的力度,不断地摩擦着少女第一次被侵入的肠道内壁,同时另外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轻易地夹起了少女的阴蒂,一边往外拉着,一边用力捏紧旋转。

  「不……不行了……又要……又要来了……不要……不要……」含糊不清地呻吟随着身体的颤动不断从那张樱桃小口中发出,现在的紫萱就好像一只发情的小母猫般不断地挺起下体迎合我手指的玩弄。

  「怎么,现在感觉舒服了吧?」我突然停下了手上所有的动作,紫萱依然自动地挺动了两下,发现我没有动作之后,这才瘫软下来,急促地喘息着,满脸的红晕和似乎能滴出水来的眼睛告诉我,这个小贱货已经被我挑逗到极限了。
  「快点……快点给我……我快要到了……不要欺负我了……快点给我啊……」扭动着屁股,自动套弄着我插入的手指,似乎以为这样,我就会再次让她达到高潮的境地。

  「第一次已经让你享受过了哦,所以现在这样的程度可不是求人应该有的态度哦!」我抽出手,阻止她的双手抚摸自己下体骚屄的意图。「想自己快乐可是不行的,你的任务可是要满足我呢!所以呢,要想快乐的话你会如何报答我呢?」

  「我……我用嘴巴……不不……我用……我会用屁股……用屁股让你舒服的……」一开始还打算用口交的方式让眼前这个男人发射,但是那戏虐的眼神让紫萱知道,如果不贡献自己的肛门处女的话,这个男人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放过自己。
  而且刚才的玩弄让自己的屁股也产生了一丝麻痒的感觉,加上男人手指虽然抽了出来,但是那丝质的布条还在自己的屁股洞里,刺激着自己的肠道,虽然自己也努力想要把布条挤出自己的肛门,但是用力之后,那布条却完全没有出来的痕迹,反而是越来越深入了。

  越来越明显的瘙痒从肛门肠道的神经传入了紫萱的脑海,让紫萱不断地扭动着小蛮腰,试图从嫩屄和肉茎的摩擦中达到高潮,但是很显然,这样明显的隔靴搔痒却让紫萱越来越欲火难耐。

  「求求你……快点……快点来玩弄我……你不是要操我的肛门么……快点来插入……我要你的肉茎……好痒……肛门和下面都好痒……求求你帮我止痒……尽情来玩弄我的肛门……然后再里面射精……」「果然是无师自通么!居然这么淫荡的话都能从你这个处女的口中说出来……」我淫笑着拉动布条,欣赏着紫萱不断挺动的平坦小腹。丝丝黑色的阴毛从丁字裤的上方冒出,而两边却完全没有。
  「连毛都修理过了,那么今天是做好打算要献身给我的吧……小母狗!」
  「不……不是……啊啊……不要再弄……不要再弄那里了啊……人家……会忍不住的……」仅存的理智让少女的脸庞红的如同火烧一般,阴蒂和肛门深处传来的瘙痒感不断地冲击着紫萱最后的防线,她挣扎着否认的时候却感觉那只粗造的手掌再次抚摸自己的骚屄豆,阴蒂似乎也忍受不了般的跳动了起来。

  「怎么样,只要你承认是小母狗的话,我就会让你好好地彻底舒服哦!」我恶魔般地玩弄着她的敏感区域,丰满臀丘的收缩和扩张充分显示了紫萱淫荡的本性正在被我不断地开发出来。温润的肉蒂在我手指的捏弄下不断地变大,我甚至能感觉阴蒂下面神经的不断跳动。

  「呜呜……不要……再用力……用力……我……我是小母狗……快点进来啊……我是淫荡的小母狗啊!!!」自己的阴道内不断地分泌出热热的水流,紫萱被那种极度的快感完全击破了,她神志不清地呢喃着,越是说着淫荡的话语,自己身体深处的那种空虚感就越强烈,阴蒂被揉捏的时候也没有疼痛的感觉,而是犹如电流般的刺激让她感觉只要能够满足那种空虚,即使抛弃处女也无所谓了。
  「很好,那么主人现在就来满足小母狗……不过母狗的姿势应该要趴着才对哦!」我指挥着少女趴在地毯上,臀部高高的翘起。「屁股要翘的高一点哦,淫荡的母狗就要做出淫荡的姿势才能让男人肏你!知不知道?!」「是……是的……小母狗想要男人操……想要男人的鸡巴插入……请主人好好享受小母狗的身体……」颤抖着匍匐在地上,感觉自己的内裤被男人褪下后,紫萱高高地翘起着浑圆的臀丘,将少女神秘的溪涧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

  看着少女跪伏在地上,我重新将少女的双手反绑在背后,然后安心地观察紫萱的性器。双手将臀丘完全分开,雪白臀丘间的那道裂缝延伸便是咖啡色的小菊花,不断地收缩着,由于刚才被内裤塞入,肛门微微地凸起着,周围的皱纹紧紧地围拢在肛门周边,还有几根细小的黑色毛发分散分布在会阴处,被大量爱液润滑过的肛门洞显现出一种晶莹的色彩,犹如涂过润唇膏一样。而比起那个肮脏的排泄洞口,微微分开的处女小裂缝更是透出一种红润的颜色,正在一张一合的微微颤动着,似乎期待着男人的刺入带给它更大的快感。

  我的鸡巴几乎已经涨大到极限了,由于刚才爆发了一次,我并没有太大射精的感觉,而是恶作剧般不断地在紫萱的处女肛门和骚屄处来回滑动。借助着淫液的润滑,这次我的手指这次比较容易地突入了少女的肛门,深陷的括约肌看上去感觉整个臀丘都随着我的手指进入了少女的肠道。紫萱这次并没有太强烈的反应,只是微微地闷哼了一声,然后便摇晃着屁股,随着我动作的加快而发出愉悦的呻吟。

  少女的肛门随着处女爱液的湿润紧紧地包裹着我的手指,我感觉开始的那种夹断的干燥感已经减轻很多了,肠道壁的那种粗造的摩擦感也随着淫水的侵入而变得润滑起来,我知道这个时候已经可以尝试插入了。

  「好几天都没有大便了么,小母狗?那么等下要好好清理主人的肉棒哦!」我抽出了手指,上面还有黄褐色的粪便黏在上面,我将手指上的大便在纸巾上擦干净后,同时捏住少女的鲜嫩奶头和阴蒂,恶狠狠地转动着。

  「啊啊……不要啊……好痛……好舒服……要死掉了……要坏掉了啊……要去……要去了啊……呃呃呃呜呜呜呜……」少女的身体突然弹起,折成了奇怪的角度,然后浑身抽搐着,眼泪和口水不受控制地从眼角嘴角流出。终于在不断地颤抖中,紫萱的乳头和阴蒂被捏弄的完全红肿了起来,而少女在极度的屈辱中,哭泣着达到了高潮的巅峰……

  就在少女失神的时刻,我将她的屁股微微抬起,将肉茎顶在臀部的小孔上,然后将她弹起的腰部往下一压,整个巨大的龟头在少女的惨叫声中狠狠地突破了括约肌的封锁,突入了少女的肠道。当我的龟头整个陷入少女初次被开发的肠道的时候,一种似乎龟头被强力皮筋栓牢的感觉传了过来,我感到整个龟头都在充血,顶端的前方似乎紧窄的完全无法通过,我深深了吸了一口气,肉棒又粗大了几分,然后我扶着少女的胯骨,用力往下一压,龟头摩擦着粗糙的肠壁往内狠狠地开拓了起来。

  「不不……不啊……好痛……屁股要裂开了……太大了……我的屁股会坏掉……屁眼已经裂开了……快点出去啊……疼死我了……不要啊……呜呜……我用嘴巴好不好?求求你放过我的屁股……真的……真的好痛啊……」少女的眼泪如潮涌般流淌出来,在她哭泣着哀求我的同时,她的手指也在不停地曲张着,希望我能够就此放过她。我低头一看小腹,股沟和小腹的交接处已经有些染红了,那就说少女的屁股是百分之一百肛裂了,而且可能程度还不轻。不过疼痛似乎让少女的括约肌又紧凑了点,

  我的肉棒在摩擦的同时感觉到括约肌似乎想要夹断肉棒一样,而且由于鲜血的润滑,我的肉茎上的禁锢感减轻了一些。

  「好吧,那么现在给你个机会,把我的肉茎好好地舔干净,」我淫笑着拔出了肉棒,让紫萱依然保持着跪伏的姿势,把肉棒凑到她的唇边。「我来帮你上点药,免得感染……」黄褐色的粪便颗粒散发着恶臭的味道散布在我的鬼头上,棒身上除了红色的肛门处女血之外还有微黄色的粪水。

  紫萱被这种味道熏得快吐了,但是她知道如果不好好服侍我的肉茎的话,说不定我还会想出什么花样借口来折磨玩弄她。她只好乖乖地伸出自己的小舌头,一下下如同小猫喝奶般慢慢地舔舐着我的龟头。比起第一次的强迫和少女口交技术的青涩,这次在马眼和整个龟头上滑动的香嫩小舌让我的龟头更加粗壮,我的马眼似乎也在一开一合地叙述着自己的舒爽。

  少女的舌头在我的龟头和棒身上来回地滑动,而她的下体则完全在我的面前颤抖着,我看见少女的肛门被我粗暴的开发之后,形成了一个不断蠕动着的肉穴,里面鲜红的嫩肉缓缓地不由自主地排泄着一丝丝混合了鲜血的黄褐色粪液,整个肛门洞口似乎麻木了一样,完全没有办法正常合拢,更凸显出下面紧闭处女骚屄的鲜美。肥厚的肉唇依然向内卷拢着,整个嫩屄处看上去就像一条微微裂开的小口,而顶端那个圆润光泽的凸起小肉豆更是显眼,犹如一颗从峭壁裂缝处硬生生挤出来的小红豆,倔强而诱人。

  将白色的药膏涂在少女的肛门处,甚至两根手指沾了一点药膏深入到紫萱还来不及闭合的肛门里面,在里面的嫩肉上也抹了一圈。让哭泣的少女把我的手指舔干净的时候,少女的肛门洞已经慢慢地合拢起来了,这也是年轻才有的恢复能力啊!我暗暗地感叹着,似乎涌起了不想将她交接任务的思绪,另一方面却强行压下她的头部,将整根沾满粪便和处女鲜血的肉茎塞入她的小嘴。

  沾满自己粪便颗粒的肉茎整根塞入自己的小嘴,然后无视自己的挣扎,粗暴地顶入自己的喉咙口,紫萱突然一阵反胃,似乎忍受不住般呕了出来,但是腹中空无一物,刚才剧烈的肛门开发又消耗了许多体力,只能浑身痉挛着任由苦水从喉咙处喷到巨大的龟头上,好像在自动喷水清理着龟头一般。口水不受控制地从肉茎和嘴唇的交合处流淌出来,形成一道丝线滴落在地上,看到少女在我粗暴的开发下失神的样子,我忍不住用力一压,然后肉茎继续深入到她的喉咙口进行活塞运动。

  男人的肉茎在自己的喉咙里面插动,已经经历一次的紫萱明白如果不让男人满足的话,可能自己的肛门又要经历刚才的那种剧烈的疼痛。紫萱强忍着咽喉的疼痛以及反胃的酸涩,拼命地吞咽着自己的唾液,因为刚才就是这样,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快就射出了浓厚的精液。屁眼好痛啊,那个从来没有被人抚摸玩弄过的地方,居然被男人的肉茎完全进入,虽然自己也听说过肛交,但是完全不想自己体验啊!

  现在男人的手指又不断地深入进去,把自己的肛门当做阴道在玩弄么……不过好像手指玩弄的稍微温柔一点,里面有些瘙痒的地方被手指玩弄抚摸的好舒服……嗯嗯,怎么会越来越痒,我的屁股……再进去点,那里面也好像痒起来了……手指抠的好舒服,好酥,整个人都要化掉了……手指为什么不进去了,还是有点短了么,感觉刚才那个丑陋的东西进去会更加舒服……怎么会这样,阴道也开始痒起来了……救命,快点来操我……求求你不要玩弄我的嘴巴了,快点把肉茎插进来啊……紫萱拼命地扭动身体,下体慢慢开始蔓延的瘙痒让自己的骚屄深处不断流出爱液,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肛门和阴道已经开始急促的小幅度涨缩,看在男人的眼里更是让男人的兽欲高涨。

  「那个东西还真不错,到现在都没看到有女人能够抵挡的住这样的药力,稍微用一点就会变成我任意玩弄的对象啊……」我满意地看着眼前不断挺动的少女裸体,浑身遍布着粉红的颜色,乳房比刚才明显大了一圈,两粒粉红色的奶头肿胀下垂着,却是红得发亮,连周围乳晕上的乳蒂也暴突了出来。

  我突然从紫萱的口中抽出了肉茎,少女似乎没有想到我会突然抽出,依然在用力吸着,结果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啵」声。「果然是淫荡的小母狗啊,连肏过屁眼,还有大便的鸡巴都吸的这么津津有味……」我一边用肉茎抽打着少女的脸庞,感受那光洁细嫩的肌肤,一点淫笑着说道。

  「是……小母狗是淫荡的……求求你快点给我……和刚才一样……好痒……小母狗好痒……」肉茎刚离开嘴巴,紫萱立刻感觉自己肛门和骚屄里面快要爆炸了,她哀求着希望我能够像刚才一样的强暴她,满足她下体肉穴的那种空虚和瘙痒的感觉。

  「和刚才一样?给你什么?那里很痒?要说清楚主人才会满足小母狗啊……」看着紫萱粉面泛红,刚才被强行开发的泪痕还留在脸上,现在却转过头一脸哀求地看着我,甚至自己摇晃着屁股,好像一条真正的母狗在向主人摇尾乞怜的样子,我淫欲大起,胯下粗大的肉茎忍不住跳了几下。

  「求求你……不要再折磨小母狗了……啊啊!」话说到一半,我却用力在她翘起的雪白臀丘上用力拍了一巴掌,一个鲜红的掌印印在臀部上的同时,紫萱浑身挺直了一下,雪白臀肉的颤抖却表明并不是完全因为疼痛,似乎还有其他的感觉让少女的呻吟更加诱人。「不……不要再……不要再打小母狗了……小母狗的骚屄……屁股里面都好痒……小母狗想要主人的肉茎……小母狗会乖乖用屁股夹紧主人的肉茎的……请主人随意享受小母狗的肛门……」

  「怎么?只是享受肛门么……」我一边淫笑着,一边继续拍打着少女的臀部,直到这个最受宅男们欢迎的女神屁股完全一片通红,我的手掌才继续探入少女的丘壑,沾了一点白色膏药的手指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少女勃起的阴蒂,涂满之后,顺手又涂上了她的骚屄洞口。

  这种渗入型春药的好处就是只要涂上了肌肤,就会慢慢渗透到皮肉中,然后每隔固定的时间让女人开始不自觉的瘙痒敏感起来,并且对男人的精液有着特别的反应,尤其是随着身体的开发,这种需要会让一个圣洁的女人变得越来越下贱淫荡。当然这也是雇主提供的东西,加快我俘获猎物的过程。

  「恩恩……啊……下面……骚屄……骚屄洞也好痒……主人也可以享受小母狗的处女洞……小母狗的处女洞痒死了……请主人赏赐小母狗大肉棒……肏烂小母狗的处女洞……然后随意将精液射入小母狗的子宫……啊啊……」

  紫萱感觉自己的肛门和骚屄里面似乎快要爆炸了,要不是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她肯定会将整个手掌塞进去,那种瘙痒的感觉快让她疯掉了。她不断地摇晃着屁股,说着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下流话,讨好着男人,只希望那根东西能够插入进去,满足自己的空虚。至于说留给男友的处女礼物,她已经抛到九霄云外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