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專區  »  綜合小說  »  【魔女妈妈】(06-08)【作者: 一个人】
【魔女妈妈】(06-08)【作者: 一个人】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142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虐杀!屠杀!

  如血的月光撒向绵延的崇山峻岭间,阵阵野兽的低鸣没有了往日的嚣张反而带着一股低眉顺眼的哀嚎!盘山公路之上,一辆马车由远及近,仔细看的话拉扯着马车的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马匹,而是十几位被砍断了小腿与小臂做成人马的男人!他们的嘴被活生生的凿穿,戴上了马嚼子!「快爬啊——!这么慢——!」
  挥舞着手中的皮鞭,清脆的皮鞭抽打在人身上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山野间,身穿一袭黑色紧身皮衣的妖艳女人斜躺在装饰华丽的马车之上,被黑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轻抚着一位看样子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年,就像是母豹子在玩弄自己的猎物一般!

  「主人——!我们这是去哪里啊?」恃宠而骄的少年讨好般的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妖艳女人那在黑丝袜掩映下若隐若现的白皙修长美腿,鼻子挨着那紧紧贴合着女人黑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靴口部分,小心翼翼的深吸一口气,享受着女人玉足香汗在时间发酵下混合着高跟靴皮革气味的独特幽香。

  看都没看自己脚下那当成宠物狗一般圈养着的少年一眼,迷离的媚眼只是看向那不远处在崇山峻岭掩映间露出冰山一角灯火通明的别墅。戏虐的微微翘起玉足,以靴底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为支点,用自己高跟靴的前端轻轻地碰了碰少年胯下那与年龄不相符的巨大小弟弟。

  心领神会的少年连忙叉开双腿,两腿之间坚硬如铁的小弟弟正对着妖艳女人的高跟靴颤抖着,扭动着身体,带动着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去摩擦着那近在咫尺的黑色及膝高跟靴,就像是在用自己的小弟弟为高跟靴擦拭灰尘一般!「你恨我吗?」
  妖艳女人爱怜般的伸出芊芊玉手轻抚着少年的脸,紧绷着玉足用高跟靴的前端抵住了少年小弟弟的根部,厚达三厘米的防水台直接将少年那低垂着的子孙袋踩在脚下,慢慢的扭动着脚踝,女人继续说道:「我当着你的面将高跟靴顺着你姐姐的蜜穴插进她身体里,然后又穿着黑色长棉袜一脚一脚的活生生的把你哥哥踩死——!对了,我到现在还记得他被我踩踏时胯下的贱根源源不断的喷射精华的样子——。」

  浑身一颤,少年一脸天真无邪的看着妖艳女人,连忙说道:「怎么会——!他们有幸被主人您踩死是他们的荣幸啊——!我都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被主人您亲自踩死呢——!!」

  宛如奸计得逞的小狐狸精般诡异的一笑,妖艳女人扭动着脚踝,用自己的高跟靴前端去研磨着少年那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子孙袋内的蛋蛋,看着少年那一副享受的样子,女人轻启玉齿柔声说道:「那好啊——!我就满足你这个愿望啊——!」
  「您——!您说什么?」颤颤巍巍的看着妖艳女人,少年似乎想到了什么,胯下那坚硬如铁正对着女人高跟靴颤抖着的小弟弟突然喷射出一股浓浓的精华,乳白色的精华沾染到漆黑的高跟靴上,宛如黑夜中盛开的白莲花!

  「我说我要踩死你啊——!看吧,这是你的童子精吧——!很美味的啊——!既然你的童子精都已经喷出来了,那你也就没什么用了——!」

  妖艳的俏脸上依旧带着那若有若无的笑意,而沾染在女人高跟靴上的精华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消逝,成为了滋养女人玉足的养料!发泄般的用力碾踩着少年的子孙袋,厌恶的一脚踢到他的胸口直接将他踢下马车,被黑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轻呼着皮鞭,宛如灵蛇般的皮鞭精准的抽打到了少年的胯下,死死地将那还残留着精华的小弟弟死死地缠绕着!「快跑啊——!要不然一会就阉了你们!」

  猛的拉扯着手中的皮鞭,仰面躺在地上挣扎着的少年被强迫拖拽着,在求生的欲望下他双手死死地抓着皮鞭,用以减轻小弟弟上那撕裂般的疼痛感。人马们在妖艳女人的胁迫下拼尽全力的爬行着!诡异残忍的一幕在蜿蜒的盘山公路上演绎着!——……「恭迎二主人——!!!」身穿黑白相间女仆装的少女们整整齐齐的跪伏在地上,一位嘴里戴着口球浑身赤裸着的女人虔诚的爬到了马车边,一双性感威严的高跟靴踩在她的背上,似乎是有意要为难自己脚下的女人,妖艳女人微微翘起玉足,用自己那长达十五厘米的尖利靴跟踩在女人的背上!

  「哎——!这就是差别啊——!大家都是女人,可你只能做我的鞋垫——!」玉足轻点,我的小姨,也就是那位与妈妈一样成为了永葆青春的魔女的妖艳女人脚踩着高跟靴朝着妈妈走了过去,而有幸被她当成鞋垫的女人已经变成了一堆森森白骨!

  「这种贱货你吸干她干什么——!也不怕弄脏了自己的高跟靴——!」
  身穿一袭白色包臀短裙的妈妈眉目间满是笑意的看着自己的妹妹,现在姐妹两人都已经是永葆青春以虐杀奴隶为乐几乎已经征服了这个世界的魔女!眼角的余光却是瞥见了被马车拖行了好久现在正苟延残喘的少年,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弧度,脚踩着那双白色高跟鞋走到了少年身边。

  「又换了一条了啊,我记得你上次来我这里的时候可不是他哦!」

  妈妈优雅的抬起那包裹在白色丝袜内的修长美腿,带着清纯气息的白色丝袜穿着妈妈的美腿之上却散发着魅惑撩人的性感。洁白高贵的高跟鞋半悬于少年那被皮鞭死死地缠绕着的小弟弟上方,微微扭动着玉足,高贵性感的丝袜美腿在少年的眼前摆动着,阵阵玉足的幽香顺着高跟鞋的边缘飘散而出,更加刺激得少年胯下那卑贱的小弟弟急剧的膨胀着,似乎是想要突破皮鞭的束缚!

  「姐——!我和你可不一样啊,你有个宝贝儿子,我只有将这些贱狗当成宝贝一样宠着玩——!然后吸干他们,再换一个就是了。」脚踩着高跟靴的小姨玉手轻挥,那缠绕在少年小弟弟上的皮鞭立马松开了,看着自己那越发冷艳高贵的姐姐,小姨感慨着说道:「你就一天天的守着你那宝贝儿子难道就不觉得厌烦吗?我养的宠物狗们,最多一个多月我就要换——!」

  「这些贱狗是被你圈养起来玩弄的玩物,我那个可是自己亲生的儿子的!再怎么看都不会厌烦的。」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妈妈瞥了一眼自己脚下那越发膨胀的小弟弟,刚刚被皮鞭拖拽束缚了许久的小弟弟上爬满了青筋,看起来是那样的卑贱丑陋,可妈妈却清楚的知道这可是最为美味的食物!

  小姨自从成为魔女之后她那位养女便被她自己亲自踩烂了四肢剜掉双眼挖了舌头浸泡在了高浓度的盐水灌里,每天只能以小姨的排泄物为生,小姨想以此为自己往日的女人生活画上一个句号。然后便开始寻找男童,大部分都是些十一二岁的少年,他们胯下的小弟弟都异于常人的硕大,而且还必须是童子。小姨将他们圈养在身边,精心呵护着,享受着他们在自己身边那小心翼翼的惶恐。可稍有不如意便会吸干他们!这是独属于小姨的游戏!

  妈妈对着仰面躺在自己脚下的少年粲然一笑,那绝美冷艳的俏脸流露出的风情万种瞬间震撼着少年的灵魂深处!可妈妈媚眼间的阴毒却是少年没有发觉的,那半悬在少年小弟弟上方的玉足微微翘起,鞋底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鞋跟猛的一脚跺下,精准的踩到了少年小弟弟的根部!

  「啊——!!!」

  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的少年只是一个劲的摇着头,乞求着眼前这冷遥高贵的女人能够饶恕自己,可一切在魔女妈妈的眼中看起来更像是猎物的垂死挣扎一般,她很是享受这种慢慢的玩弄猎物然后虐杀他们的快感!

  「呦——!姐,这可是我喂养了一个多月的极品人牲啊,你就准备抢先享用了吗?

  「?」:?小姨脚踩着高跟靴也走到了少年身边,与妈妈并肩而立,两位魔女在无数奴隶生命的滋养下显得越发妖魅迷人,身材也更加高挑。如法炮制般的抬起那紧紧贴合着自己黑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微微扭动着脚踝用那泛着金属光泽的靴跟轻抚着少年胯下坚硬如铁正对着自己颤抖的小弟弟。??相视一笑后两位魔女极有默契的同时猛的一脚踩下,妈妈的鞋跟顺着少年小弟弟与子孙袋交接的地方踩进了他的身体里,而小姨的靴跟则是顺着少年的马眼口残忍的插了进去!
  「不——!饶命啊——!!」只觉得下体处一阵冰冷的触感,少年下意识的弯曲着身体,双手死死地将妈妈的白丝美腿与小姨的高跟靴抱着,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他眼睁睁的看着两位女王的鞋跟一点一点的插进自己的下体中!转眼间两位女王的鞋跟就已经完全进入了少年的身体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妈妈是穿着平底鞋踩在少年的小弟弟根部,以为小姨是穿着平底靴轻踩着少年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前端,如果走件看的话可以清楚的看见小姨的高跟靴跟将少年的尿道完全撑开了!

  居高临下站立着的两位女王胸前那波涛汹涌的双峰微微起伏着,一缕缕血红色的雾气顺着两位魔女插进少年下体中的鞋跟被吸了出来,小姨黑色丝袜还看得不是太过明显,从妈妈的美腿上可以清楚的看见那缕血红色的雾气将妈妈的白色高跟鞋包裹了起来,朝上攀沿着,将那包裹着妈妈修长美腿的白色丝袜侵染成了血红色,只不过那抹异样的红色快速的消逝着,被妈妈的美腿所吸收,成为了滋养她娇躯的养「哎——!回去又要挑选一条来喂养了——!好麻烦啊——!」
  吸食了少年的小姨妖艳的俏脸上浮现出阵阵潮红,意犹未尽的感慨着,而她脚下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一堆白骨!妈妈掩面轻笑道:「那就自己生一个就是了——!你就不会这么苦恼了——!」

  「我才不呢!再说了,那些贱狗的精华就算是进入了我的身体里,那还不是会被我直接吸食了吗?」小姨与妈妈并肩走进了别墅中,在草坪边瞥见了两位浑身赤裸着的健壮男人,虔诚跪伏着的男人胯下那几乎有自己手臂粗细的小弟弟更是让小姨眼前一亮,恍然大悟般的秀眉微皱道:「姐,你那宝贝儿子呢?他小姨我来了也不知道出来迎接一下——!哼——!」

  说话间小姨对着两位男人招了招手,浑身一颤的两人不敢有丝毫的犹豫连忙爬了过来,小姨朝前迈出一步,优雅的抬起玉足,高跟靴轻轻地一脚踩下,刚刚好将男人那几乎有三十厘米长的小弟弟死死地踩在脚下,厚达三厘米的防水台伴随着脚踝的扭动研磨着那卑贱的小弟弟前端!

  「他已经睡了,这段时间我让那些研究人员在进行更加残忍的研究,那是可以让我们俩拥有更加强大的魔力的实验,需要更多与我有着血缘关系的婴儿,所以我为儿子每天准备了二十位少女,让他拼命的去干她们,为我生下更多的试验品!」妈妈一脚将跪在自己眼前的男人踢到,高跟鞋顺势一脚残忍的将男人那比自己玉足长的多的小弟弟反踩到了肚子上,高跟鞋的前端碾踩着男人的冠状沟部分,长达十五厘米的鞋跟则是刚刚好踩在小弟弟的后段。而另外一只玉足则是猛的一脚蹬出,翘起的玉足带动着残忍的鞋跟直接踩进了男人的眼眶中!

  「嗯——!嗯——!!!」

  男人眼睁睁的看着妈妈的靴跟对着自己的眼睛踩了过来,『噗』的一声闷响之后,他的眼珠被妈妈活生生的踩爆!与此同时,妈妈那正在摩擦着他小弟弟的高跟鞋也猛的一脚跺下,尖利的鞋跟足记踩进了他的小弟弟里!似乎还不满足的妈妈残忍的搅动着那已经完全陷进男人眼眶中的鞋跟,然后另外一条白丝美腿优雅的朝前一踢!

  「啊——!!!」

  野兽般垂死挣扎的惨叫,妈妈那踩穿了男人小弟弟的鞋跟就像是匕首一般将男人胯下那卑贱的小弟弟对半破开!一股股混合着鲜血的精华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将妈妈的白色高跟鞋染成血红色!

  「好残忍啊——!想不到姐姐你现在变的这么残忍了——!」感慨着,小姨瞥了一眼自己脚下颤颤巍巍的男人,玉足猛的一跺,男人那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小弟弟瞬间被碾踩进了草坪的泥土中,小姨伸手捏着男人的下巴,强迫着他抬起头看着自己,媚眼迷离的问道:「我漂亮吗?」早就被妈妈残忍的举动吓傻了的男人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正准备回答小姨的问题,可小姨已经不耐烦了!包裹在黑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内的芊芊玉手伸出,猛的对着男人的双眼就插了进去!修长的手指瞬间插爆了男人的眼珠,还意犹未尽的小姨残忍的弯曲着手指,在男人的脑袋里搅动着!

  「好了——!今天有些晚了,就这样吧,你的房间里我为你准备了六条健壮的男宠,你可以好好的享受享受,明天一早我们去附近的大学里玩玩——!那些未经人事的男生挑逗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啊——!

  一想到他们像条贱狗一般在我脚下摇尾乞怜就兴奋啊——!「说话间两位魔女已经将自己脚下健壮的男人吸食得只剩一副皮包骨头了!而崇山峻岭之外的大学内,乌云密布,狂风大作,似乎是在等候着两位女王魔女的降临!

  第七章征服校园的魔女!

  萧瑟的秋风混合着桂花的气息弥散于充满着青春活力的大学校园之中,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甜蜜嬉戏着的情侣也趁着一夜云雨的余韵漫步于略显冷清的校园内。

  嚣张的跑车轰鸣声由远及近,稳稳当当的停在那对情侣面前,透过半开的车窗缝隙,戴着墨镜却也遮掩不住的妖艳俏脸若隐若现,轻柔却威严的女声传来:「田径场在什么地方?」「在——,哦——,田径场是吧?直走左转就是了——。」男生还沉浸在跑车与美女带来的震撼中,身旁的女友已经用力的掐了一把他腰间的肉,撒娇般的嘟囔着嘴。男生故作镇静的掩饰着自己胯下那耕耘了一夜现在又蠢蠢欲动的小弟弟,伸手揽着自己女友的双肩,脑子里却还在回味着刚才那魅惑众生的妖艳俏脸!

  「你很熟悉啊——!是不是经常来学校里找精力充沛的学生玩啊——!」还略有些睡眼朦胧的妈妈优雅的伸了个懒腰,黑色包臀连衣短裙将她傲人的身段完全衬托出来,白皙修长的美腿在黑丝袜的掩映下若隐若现,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更是让她那冷艳高贵的气质完美的展现了出来。

  「姐——!难道你不是时常去学校里找那些未经调教的少年玩吗?我可记得你前段时间去中学里可是吸食了不少初中生啊——!怎么样啊?滋味如何啊?」嘴角带着淡淡笑意的小姨猛的一脚油门踩下,那紧紧贴合着紫丝美腿的白色高跟靴就像是平日里踩踏奴隶的小弟弟一般毫不留情的跺下,血红色的跑车嚣张的在校园中游荡着!……

  「请问两位……,两位美女。」一时有些语塞,本想着早起来到田径场上与妹子来场偶遇的男生眼神灼灼的看着眼前那两位妖娆妩媚中带着风情万种般诱惑的美女,看样貌她们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可身上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却是学生所不具备的,那是独属于上位者的威严!自觉失礼的男生继续说道:「请问两位妹妹大清早的这是准备干什么啊!看你们俩穿得如此耀眼应该不是来晨练的吧——!再说了,田径场是不允许穿着高跟鞋进入的。」

  「你称呼我们为妹妹?哈哈哈——!我儿子年龄都和你差不多了——!」虽然嘴里这样说着,可妈妈与小姨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哪个女人不希望永葆青春,已经有着征服世界能力的魔女也不例外!

  「两位美女开玩笑吧——!你们看起来最多二十岁出头啊——!」男生自以为妈妈和小姨是在与他开玩笑,胆子也越发的大了起来,充满着欲望的双眼在妈妈那黑丝美腿与小姨那充满着神秘诱惑的紫丝美腿上来回欣赏着。

  男生的一举一动都被两位魔女看在眼里,妈妈戏虐的笑着,伸手指着自己的高跟鞋对着男生柔声说道:「我的高跟鞋有些脏了,你说该怎么办呢?」与妈妈相视一笑,小姨瞥了不远处的一位一直在偷偷摸摸偷瞄自己的少年一眼,脚踩着白色高跟靴朝着自己的猎物漫步而去。

  男生下意识的想要挽留小姨,因为在他眼中,充满着神秘气息的紫色丝袜更加诱人,可妈妈那轻柔却撩人的空灵声音又传来:「你有些贪心啊——!我们姐妹俩你都想要吗?」没有给男生回答的机会,妈妈顺势优雅的抬起黑丝美腿,将高跟鞋伸到男生两腿之间那撑起的大帐棚边,紧绷着玉足用高跟鞋的前端隔着裤子轻抚着,继续说道:「你没看见我的鞋子上有些灰尘了吗?你说该怎么办呢?」
  「没……,没有啊——!你的鞋子很干净啊,一尘不染。」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男生眼神灼灼的盯着那只正抵住自己胯间蠢蠢欲动小弟弟的黑色高跟鞋,顺着高跟鞋的鞋口朝上看去,纤细的脚踝,修长的小腿,圆润性感的大腿,在黑丝袜的掩映下是那样魅惑迷人。阵阵诱人的幽香从高跟鞋的边缘飘散而出,撩拨着男生内心深处的原始欲望,情不自禁的,他想要去追寻那股异样的幽香!

  嘴角带着诡异笑容的妈妈那隔着裤子轻抚着男生小弟弟的玉足猛的朝上一顶,阵阵酥麻的快感瞬间袭来!妈妈的玉足慢慢的朝下移动着,欲求不满的男生下意识的追寻着妈妈的高跟鞋,双膝一软就跪了下来!

  「对了——!这才是你应该的姿势——!臣服在女王的脚下才是你的宿命!」妈妈快速的抬起黑丝美腿,高跟鞋刚刚好踩在男生的肩膀上微微翘起玉足,用高跟鞋的前端羞辱性的拍了拍男生的脸,冷冷的命令道:「舔!女王赏赐你用卑贱的舌头为女王清理高贵的高跟鞋!」下意识的想要抵抗,可在妈妈冷艳高贵的俏脸诱惑下,在那威严不容置疑的语气中,男生还是伸出了舌头轻轻地舔了舔妈妈的高跟鞋,贪婪的呼吸着,阵阵玉足的幽香瞬间弥散于他的鼻息间。与此同时,脚踩着白色高跟靴的小姨也走到了那位少年身边,应该是大一新生的少年眼见如此妖艳的美女内心深处宛如小鹿乱撞般悸动,眼角的余光一直偷偷摸摸的在小姨那充满着神秘诱惑的紫丝美腿与高贵的白色高跟靴间欣赏着。

  「这位同学——!你觉得我漂亮吗?」

  眨巴着明亮的双眸,昨天晚上才被十几位健壮的男人用小弟弟服侍得欲仙欲死的小姨似乎还有些欲求不满,没有给少年回答的机会,那包裹在紫色丝袜中的修长美腿朝后一带,紧紧贴合着紫丝美腿的白色及膝高跟靴猛的一脚踢出,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精准的踢倒了少年胯下那早就膨胀到了极限的小弟弟上!
  「嗯——!!」

  双手捂着小弟弟,少年瘫软到了地上,本以为是一场校园艳遇,不想在美女面前如此丢脸的他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可居高临下的小姨冷哼一声,那性感威严的高跟靴猛的又是一脚直接踩到了少年的脑袋上!「贱货!舔!用你的舌头为我清理靴底!」看似纤细的美腿却有着极为惊人的力道,现在的魔女小姨已经可以轻轻松松的一脚将人的脑袋碾碎!可她似乎并不准备就这样踩死自己脚下的少年,优雅的踮起玉足,扭动着脚踝用高跟靴的前端研磨着少年的脸,将他的尊严踩在脚下!

  「你——!凭什么!快放开我!」被女生踩在脚下的感觉在少年看来并不这么美妙,此时从他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见小姨靴底那诱人的防滑纹,下意识的,他的双手捧着小姨的高跟靴,企图将那高贵的靴子挪开,可一切都是徒劳的!
  「哦——!不舔是吗?」

  最厌烦别人忤逆自己命令的小姨微微抬起那碾踩着少年脸的高跟靴,就在少年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准备爬起来的时候,小姨微微翘起玉足,那泛着金属光泽长达十五厘米的高跟靴跟稍一瞄准直接一脚对着少年的眼眶就踩了下去!「啊——!!!!」拼命的挣扎着,凄厉的惨叫着,小姨对于那些胆敢忤逆自己的奴隶是没有丝毫怜悯的,残忍的高跟靴跟直接插爆了少年的眼珠,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完全踩进了少年的脑袋里!

  在求生的欲望下,少年的双手死死地抱着小姨那残忍性感魅惑的高跟靴,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小姨的穿着平底靴踩在少年的脸上,可那致命的疼痛感却只有少年自己才知道!没有急着去吸食少年,小姨就是要让他知道忤逆自己的下场是什么!享受着少年在自己脚下挣扎时的快感,小姨残忍的笑着,另外一只高跟靴也顺势抬起,慢慢的朝着在少年两腿之间那撑起的大帐棚上!

  「贱货——!你不是不想舔老娘的高跟靴吗?可你胯下这东西为什么涨得这么大啊!」一脚跺下,洁白高估的高跟靴隔着裤子死死地将少年的小弟弟踩在脚下,快速的左右摩擦着!与此同时,那插进少年脑袋里的靴跟也在无情的搅动着!小姨站在少年的身上,感受着自己脚下贱人的挣扎透过高跟靴底传到自己的那被紫色丝袜包裹着的玉足之上,征服一切的快感刺激得小姨两腿之间的蜜穴也渐渐地潮湿了!

  而这个时候妈妈正骑跨在仰面躺在地上的男生身上,那在圆润坚挺的翘臀刚刚好坐在男生的两腿之间,妈妈用自己的敏感地带去感受着翘臀之下男生贱根的颤抖!妈妈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带动着圆润的翘臀隔着裤子慢慢的研磨着男生那蠢蠢欲动的小弟弟!

  「嗯——!嗯——!!!」男生想要抬起双手,可他的手臂关节已经被妈妈用高跟鞋残忍的踩断了,内心深处的欲望促使着他拼尽全力的去配合妈妈翘臀的研磨,裤子中的小弟弟在妈妈的翘臀摩擦下强烈的快感袭来,他再也忍不住了!
  「啊——!来了——!!来了——!!」忘情的呻吟着,一股股滚烫的精华顺着他的小弟弟源源不断的喷出,察觉到了自己身下的异样,妈妈加快了摩擦的频率,而且圆润的翘臀更加的用力朝下研磨着,就像是磨盘一样将男生体内的精华完全榨取了出来!

  几分钟之后,神情已经有些恍惚的男生浑身痉挛着喷射出了自己最后一滴精华,可妈妈还是不满意。黑丝美腿慢慢的朝上移动着,没有了压迫,男生的小弟弟也撑不起来的,他已经被完全榨干了!那是极致的快感!妈妈厌恶的瞥了男生一眼,猛的一屁股坐了下去!

  「嗯——!!」

  强大的压力下,男生的身体弯成虾状,『噗』的一声,他子孙袋内的蛋蛋竟然是被妈妈给活生生的坐爆了!优雅的起身,深吸一口气,享受中空气中弥漫着的精华气息,嘟起樱桃小嘴,一缕缕白色的雾气顺着男生的身体被吸进了妈妈的嘴里!

  「啊——!!妖怪啊——!女妖吃人了!!」躲在一旁将全过程都看在眼里的一位女生情不自禁的惊呼一声,吓得双腿直打颤的她连忙朝着田径场外跑去。
  将男生吸食干净的妈妈意犹未尽的叹了口气,一抹阴毒浮现于冷艳高贵的俏脸之上,白皙修长的五指快速的弯成爪状,一股强大的吸力从爪间旋旋而出!还在拼命逃跑的少女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在倒退!

  「小妹妹——!这可是你自己找死啊——!」

  爱怜般的轻抚着一脸惊恐的少女,妈妈冰冷的手指在少女的脸上撩拨着,另外一只完成爪状的芊芊玉手则是死死地将少女的脑袋捏着!只要妈妈愿意,随时可以用自己的手指插进少女的头颅中!

  「不——!求求你,我什么都没看见——!求……,啊——!!!」媚眼迷离的妈妈就像是欣赏着猎物一般看着少女惊恐的双眼间流露出的求生欲望,明亮的双眸间浮现出一缕妖魅的淡紫色光泽,对着少女深吸一口气,一缕缕白色的雾气顺着少女的脸飘散而出,而少女那原本青春靓丽的脸渐渐地变得苍老!「味道真不错啊——!」轻轻地拍了拍自己波涛汹涌呼之欲出的双峰,轻抚着平坦的小腹,妈妈心满意足的将少女那已经被自己吸食得只剩下一个骷髅的脑袋随手一丢。
  脚踩着高跟鞋的妈妈朝着小姨那边走去,此时的小姨正踩在少年的身上,一缕缕血红色的液体顺着她那踩进少年眼眶中的靴跟攀沿到了高跟靴上,顺着高跟靴的靴口部分进入了她的高跟靴内。另外一只踩在少年胯下的高跟靴也将一缕缕白色的液体吸取了出来,同样灌进了小姨的高跟靴里。

  因为小姨和我的血缘关系并没有妈妈那样纯粹,所以她的能力相比于妈妈来说也要差些,几分钟之后,她脚下的男生也变成了一堆白骨!而灌进她高跟靴内的液体正在被她那包裹在紫色丝袜中的美腿所吸收,成为了滋养她娇躯的养料!「姐——!你看见了吗?」媚眼迷离的小姨眼神灼灼的盯着田径场边那片小竹林。
  「你都可以感觉到,我当然也察觉到了——!」冷艳高贵的妈妈伸出芊芊玉手,银牙紧咬,五指快速的弯成爪状!一股强风吹拂着那片小竹林,三位男生一脸不可思议的拼尽全力用手抓着竹子,可一切都是徒劳的!妈妈轻挥玉手,男生们身上的衣物瞬间碎裂成了布片!不甘的挣扎着,三位男生宛如飘落的雪花一般被吸到了妈妈与小姨的脚边!瞥了一眼三位男生胯下那蠢蠢欲动的小弟弟,小姨撇了撇嘴,略有些不满的说道:「好小啊——!就这就你们的极限了吗?」说话间小姨优雅的抬起玉足,紧紧贴合着紫丝美腿的白色及膝高跟靴显得是那样高贵性感,在男生惊恐中满是欲望的目光下,小姨一脚踩到了男生胯下卑贱的小弟弟上!踮起玉足,快速的摩擦着!

  「你们俩——!老娘的黑丝美腿是不是很诱惑啊——!我的高跟鞋是不是很高贵啊——!现在赏赐你们将自己卑贱的小弟弟塞进我高跟鞋里,来为我的黑丝玉足按摩!」说话间妈妈玉足轻点,黑丝玉足微微抬起,没有丝毫犹豫,被妈妈冷艳高贵气质征服的两位男生挺立着腰身,挪动双膝,将自己胯下火热坚挺的小弟弟塞到了妈妈的高跟鞋里!

  「可不要喷出来哦——!要不然你们会死得很惨的!」「相视一笑,两位女王慢慢的扭动着脚踝,用自己的玉足摩擦着脚下那卑贱的小弟弟!征服的快感将两位魔女也带上了高潮!

  第八章更加凶残的魔女!

  阵阵凉风吹散了薄薄的雾气,掩映在崇山峻岭间的别墅略显阴森,被砍断了四肢剜掉双眼做成人彘的奴隶就像是蠕虫一般在地上无助的蠕动着。双脚被捆绑着的男人倒吊在树上,浑身没有一丝好肉的他们是被人用皮鞭活生生的抽死了!树下还堆放着数不清的白骨,这些都是昨晚两位魔女的杰作!

  「尿——!!」?慵懒魅惑的声音从床上传来,早就等候在一旁的小女孩连忙爬进了被窝中,熟练的将嘴伸向那粉嫩的神秘地带,用自己的嘴唇间那散发着浓烈女性荷尔蒙气息的地方包裹着,舌头顺势伸了进去,轻轻地舔舐着。

  「嗯——!!」白皙修长的美腿下意识的夹紧,蚀骨的呻吟声中一股酝酿了一夜的圣水喷涌而出!快速的吞咽着,小女孩不敢有丝毫耽搁,将魔女的赏赐一滴不剩的全部喝进了肚子里!

  装满了魔女圣水的小女孩轻手轻脚的爬了出去,战战兢兢间暗自庆幸又可以多活一天!床上的这位妖艳魔女一向喜怒无常,每次当她来到别墅免不了又是一场屠杀!服侍她的人最终都会死在她的脚下!,尿完之后的魔女似乎来了兴致,精致得魅惑众生的妖艳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潮红,伸出白皙的芊芊玉手指着墙角跪伏着的健壮男人,瞥了一眼男人胯下那堪称巨大的小弟弟,嘴角勾起一丝满意的弧度,诱惑的说道:「来吧——!用你胯下那贱根来服侍老娘!」

  没有也不敢有丝毫犹豫,男人顺从的爬上了床,小姨一脚将身上的毯子踢开,一具雪白妖娆的娇躯就裸露在空气中!波涛汹涌的双峰一少女般坚挺着,春潮泛滥的蜜穴粉嫩撩人,看呆了的男人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呼吸浑浊的欣赏着,胯下那巨大的小弟弟被诱惑到了极限!

  「来呀——!不想要吗?」叉开双腿,小姨媚眼迷离的看着自己脚下的猎物,男人再也受不了了,顾不得那许多,挺立着胯下爬满了青筋的小弟弟猛的伸了过去!用在火热的小弟弟去服侍小姨那春潮泛滥的蜜穴!一如飞蛾扑火般,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那妖艳的魔女!

  ……——:清晨的朝阳透过半开的窗户斜照进房间里,略显慵懒的妈妈斜躺在沙发上,在阳光的照耀下,宛如披上了一层圣洁的光,冷艳高贵的俏脸蔑视众生,一如降临人间将一切都踩在脚下的女神一般!

  黑色长筒丝袜包裹着那纤细修长却不失性感的美腿,袜口之上是白皙得亮瞎狗眼的大腿内侧肌肤,黑色的及膝高跟靴紧紧的贴合着性感高贵的黑丝美腿,高跟靴前端是厚达三厘米的防水台部分,靴底那在阳光掩映下泛着残忍光泽的靴跟几乎有十五厘米长!此时的妈妈高贵得让人不敢直视。

  「妈——!」

  一声轻呼,我四肢着地慢慢的爬到了妈妈脚下,讨好般的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妈妈高跟靴的防水台部分,跪直了身体将脑袋伸到了高跟靴的靴口与黑丝美腿交接的地方,深吸一口气,阵阵撩人的幽香弥散于我的鼻息间,瞬间将我内心深处的欲望撩拨了起来,胯下耕耘了一夜的小弟弟又蠢蠢欲动着!「怎么不多睡一会?」伸出那被白色蕾丝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妈妈轻抚着我的脸,这段时间以来我的任务就是让尽可能多的少女怀孕,让她们为妈妈生产出源源不断的试验品来!抬头看着越发冷艳高贵的妈妈,在整个别墅中恐怕也就我的目光敢于超过残忍魔女女王的膝盖部分了。

  大着胆子,我钻到了妈妈的两腿之间,双手揽着妈妈的黑丝美腿,脑袋从她大腿中伸出,叉开双腿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背对着妈妈跪在她脚下。

  娇嗔的瞪了我一眼,妈妈配合着将高跟靴顺势踩到了我那早就蠢蠢欲动的小弟弟上,冰冷坚硬的防水台部分轻轻地将我小弟弟踩到了低沉着的子孙袋中间,火热的小弟弟朝下将子孙袋内的两颗蛋蛋朝着两边挤压着,慢慢的扭动着玉足摩擦着,碾踩着,轻启玉齿柔声说道:「还是自己的儿子好——!你小姨每次都会换,养着厌烦了就杀了那些少年,可真麻烦——!」

  「妈——!那你会杀了我吗?就像是虐杀那些奴隶一样?」

  扭头看着稍显错愕的魔女妈妈,我亲眼见证着当年那个温婉恬静温柔善良的少妇一步一步的变成了冷艳高贵残忍无情的嗜血魔女!我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到底会是什么,不过有幸陪伴在魔女妈妈身边,哪怕是有一天最终还是逃不过被她虐杀的宿命,我也心甘情愿。

  「怎么会——!你可是我儿子!」 .,略显责编的瞪了我一眼,妈妈那碾踩在我小弟弟的高跟靴惩罚般的用力一踩,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小弟弟已经完全陷进了子孙袋内,两颗躁动的蛋蛋也被妈妈的高跟靴踩扁了,坚硬的靴底摩擦着我那敏感的小弟弟前端,微微有些刺痛,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眼神中的关心转瞬即逝,只不过那碾踩着我小弟弟的高跟靴却挪开了,对待奴隶从来没有丝毫怜悯的冷艳魔女爱怜般的弯腰伸出那被白色蕾丝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一把将我膨胀到了极限的小弟弟握着,轻抚着,撸动着!

  「好一副母慈子孝的场景啊——!」,享受之后的小姨满脸潮红,妖娆的娇躯被一身紫色的情趣连体丝袜包裹着,充满了神秘诱惑的紫色将魔女小姨身上的那股妖魅气息更加完美的承托了出来,一双白色的及膝高跟靴则是透露出了清纯的撩人气息。更让我欲罢不能的是,小姨的胯间戴着一个穿戴式的人造贱根,做工逼真的小弟弟几乎有小姨手臂粗细,长达近三十厘米,嚣张的坚挺着!

  小姨一直以来就喜欢用各式各样的人造贱根去玩弄男人亦或是女人!更加残忍的是妈妈也收藏了不少做工逼真的那东西,不同的是,妈妈一般用来玩弄奴隶的人造假小弟弟上都满是细小的倒刺!男人在她的胯间生不如死的被抽插着!
  「来——!让小姨好好的看看你——!我都来了一天一夜了,你也不知道出来问候一下你小姨我——!」

  充满着魅惑撩人气息的小姨端坐在一旁,我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魔女妈妈,可妈妈的脸上浮出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对着我眨巴了几下明亮的双眸后直接一脚将我踢到了小姨身边!优雅的伸了个懒腰,妈妈打了个响指,对着女仆吩咐道:「把人牲带上来——!有些饿了——!」

  「来吧——!让小姨好好的玩玩你吧——!」

  冰冷白皙的芊芊玉手捏着我的下巴,小姨慢慢的将我的脑袋引到了她的两腿之间,那坚挺着的穿戴式人造假小弟弟近在咫尺,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的我一个劲的摇着头。可小姨似乎很是享受我这种卑贱的模样!放肆的笑着 ., {——「你是想让小姨我亲自来干你呢,还是你自己主动的坐上来啊?」

  猛的拉扯着我的头发,小姨将我的脑袋塞到了她的胯下,下意识的,我张开嘴想要求饶,可那穿戴式的人造假小弟弟却直接伸到了我的嘴里!小姨猛的一挺腰身,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做工逼真的人造假小弟弟前端抵住了我的喉咙处!「呜呜呜——!!」

  在小姨的胯下我无助的挣扎着,可在妖艳魔女的眼中,一切都是徒劳的!小姨双手按着我的脑袋,让我不由自主的对着她胯下的人造假小弟弟口舌服务着!与此同时,女仆牵着一位浑身赤裸着的少女爬了过来,看样子不过十八九岁的少女肚子肿胀着,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她竟然是怀孕了,肚子里的婴儿还在蠕动着!四肢着地像条母狗一样爬行着的少女颤颤巍巍的爬到了妈妈脚下,卑微的将脑袋伸到了妈妈的高跟靴下,贪婪的舌头讨好般的舔舐着妈妈的靴底。

  「骚母狗——!老娘的高跟靴好看吗?」

  猛的一脚跺下,带着三厘米防水台的高跟靴前端死死地将少女的脸踩在脚下,卑微的少女不敢挣扎,只是强忍着,可妈妈浅尝即止的碾踩了几下后优雅的挪开了玉足,抬起紧紧贴合着自己黑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半悬在空中,对着少女戏虐的问道:「知道该怎么做吗?」

  连连点头,少女甚至都不敢抬起头看冷艳高贵的魔女妈妈一眼,仰面躺在地上,叉开双腿春潮泛滥的蜜穴间一缕缕的液体沁了出来,无助的婴儿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在少女的肚子里挣扎着!轻轻地一脚踩在少女的肚子上,就那样踩着,可在我看来妈妈似乎是将少女的灵魂也踩在了脚下,肚子里原本躁动的婴儿也安静了下来,似乎在等待着命运的降临!微微翘起玉足,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轻抚着少女的肚子,妈妈戏虐的问道:「骚母狗——!要不要我帮你剖腹产啊——!」
  「不——!主人——!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求求您了,如果要死的话,您杀了我好了,饶了我孩子吧——!他可是您的……」

  没给少女继续求饶的机会,秀眉微皱的妈妈另外一只玉足对着少女那春潮泛滥的蜜穴猛的一脚踩下,紧绷着的玉足对着少女的蜜穴狠狠地研磨着,厚达三厘米的防水台部分慢慢的陷进了少女的蜜穴中!

  「啊——!!不要——!!嗯——!嗯——!!!」 |下体处充实的快感伴随着强烈的刺激让少女情不自禁的呻吟着,残忍的魔女妈妈也不着急,就那样慢慢的扭动着脚踝,左右研磨着渐渐地将自己的高跟靴塞进了少女的身体里!而那轻踩在少女肚子上的高跟靴也缓缓的加大了力道,碾踩着!

  「舒服吗?不过话说现在你妈的手段可是真残忍啊——!直接吸干她们不就行了——!不过这样的场景可真让人兴奋啊!回去后我也要去玩玩孕妇!我会更加残忍的玩弄她们的!」自从成为魔女后,两位女王就在比赛着谁的手段更加残忍,想必那些落在小姨手上的奴隶命运一定会更加的悲惨!

  说话间小姨一脚将我踢开,如释重负的我躺在地上贪婪的呼吸着,刚才小姨胯下那穿戴式的人造假小弟弟几乎快要将我喉咙涨破了,强烈的窒息感与羞辱下,我两腿之间犯贱的小弟弟居然更加兴奋!

  「喂——!别在地上装死啊——!来吧,自己坐上来——!要不然小姨我可是会用强的哦——!」一脚踩在我胯下蠢蠢欲动的小弟弟上,将我的小弟弟反踩到了肚子上,踮起玉足快速的摩擦着,戏虐的诱惑道:「来吧——!小姨会让你好好的享受享受更加刺激的感觉的——!

  「对于妈妈我偶尔还敢忤逆一下,可对于小姨我丝毫没有抵抗的心思!在监狱中的那段岁月算是彻底的将我和妈妈改变了,妈妈变得如女王般冷艳高贵,甚至化身成了魔女,而我则是将内心深处隐藏着的奴性完全激发了出来,心甘情愿的匍匐在两位魔女脚下摇尾乞怜!

  颤颤巍巍的我试探性的坐到了小姨的两腿之间,那坚挺着穿戴式人造假小弟弟抵住我的菊花部分,屈辱的快感让我欲罢不能,正犹豫间,小姨双手按压着我的肩膀,猛的用力一按,我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

  「啊——!!!」强烈的异物感从菊花处传来,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根巨大的异物进入我身体的感受,屈辱的快感刺激下,我居然越发的兴奋,犯贱般的呻吟着,可我还是不甘被小姨如此玩弄,拼尽全力的收紧着菊花,胯下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也颤抖着膨胀到了极限!

  小姨的高跟靴已经被女仆用嘴脱下了,紫色丝袜宛如灵蛇般缠绕着我的身体,小巧玲珑的紫丝玉足顺势将我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夹着,修长且错落有致的脚趾轻抚着我敏感的马眼处,强烈的惨叫下,我浑身颤抖着,原本紧绷着的屁股也瞬间松弛了,整个人慢慢的朝下陷落着!

  「快叫啊——!被小姨这样玩弄是不是很兴奋啊——!!」

  自顾自的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小姨带动着胯下那穿戴式的人造小弟弟在我的身体里抽插搅动着,异样的强烈刺激下,小姨那死死地夹着我小弟弟的紫丝玉足也加快了摩擦的频率!左右掰扯着,圆润的足跟部分则是碾踩着我那低垂着子孙袋!

  「啊——!!!啊——!!嗯——!哦——!!」

  此起彼伏的呻吟声从我和那位正在被妈妈折磨着的少女嘴里发出,妈妈的高跟靴已经完全塞进了她的身体里,而另外一只高跟靴的靴跟部分则是残忍的踩进了她的眼眶中,垂死挣扎的少女双手死死地抱着妈妈的高跟靴,拼尽全力的挣扎着,可在魔女妈妈的脚下,一切都是徒劳的!

  一缕缕的血红色雾气从少女的身上飘散而出,也顺着妈妈插进她身体里的高跟靴攀沿而上,少女的身体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萎缩着!与此同时,我也到达了极限,犯贱的我扭动着身体去配合着小姨对我的抽插,胯下的小弟弟在小姨的紫丝玉足间早已欲罢不能!

  「嗯——!!」呻吟着,一股股浓浓的精华顺着我的小弟弟喷涌而出,乳白色的精华喷射到空中,开出一朵绚丽的白花,然后掉落到小姨那被情趣连体紫色丝袜包裹着的娇躯上到处都是!

  将少女吸食玩的妈妈脚踩着高跟靴漫步到我身边,优雅的抬起玉足,冰冷残忍的高跟靴直接一脚将我那还在喷射着精华的小弟弟踩在脚下,戏虐的说道:「好玩吗?妈妈一会带着你去地牢中玩更加残忍的游戏!」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刁民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夜蒅星宸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