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專區  »  綜合小說  »  【小魔女日常】(09)【作者:神猫在天】
【小魔女日常】(09)【作者:神猫在天】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123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前排提示,番外内容真的和正文无关喵!?番外篇里面的避孕药有bug ,短效避孕药需要按月经周期吃才有效果,紧急避孕药是一片装的,对身体负担很大,我也不打算让晓艾吃。大家注意体会精神,就当无事发生。在正文里面米晓艾是没有药吃的!

  不过今天米晓艾好像是在排卵期被弟弟中出射得满肚子子孙汁,会不会怀孕呢?

  这几天又是停电又是电闪雷鸣,这一章晚了两天。过渡章节,下一章就让小银华出马!
***********************************
             第九章 儿子,爽吗

  周四下午,米晓艾和米青早早的放学,在房间里做作业,难得父母6 点就已经回家,忙着张罗晚饭。

  「别挠,痒。你赶快做作业,今天数学有点多。」米晓艾爬在米青床上玩手机。

  「爸爸太偏心了吧,又给你换手机,你上一个还没用到半年!」米青坐地板做作业,看姐姐小巧玲珑的脚指头,忍不住伸手挠。

  米晓艾也有些不好意思,不想多说什么,翻身逃离弟弟的骚扰。本来她光屁股穿着制服衬衫在米青眼前晃悠,哪知道父母回来得这么早,只得套上弟弟的一条短裤。

  少女的秀发铺在床上,聚精会神的盯着手机,丝毫不顾及宽松短裤遮挡不住下身,时有时无的给弟弟放福利。

  「你也可以让爸爸买手机呀,穿上女装去援交就好了。」米晓艾半开玩笑的说。

  「援交?晓艾姐你怎么可以和爸爸!」米青很震惊,张开嘴一脸傻样。
  「是啊,弟弟你不能满足我,我当然去找爸爸咯,你是什么表情,不会当真吧?」米晓艾用脚趾捏了捏弟弟的脸,「上次给你的六味地黄丸吃了没,星际选手专用药,从爸爸那里偷来的。」

  「呼,不要开这种玩笑啊!那可是爸爸!」米青很受伤的抓住姐姐的脚,一口咬下去。

  「爸爸怎么了,呜,不要舔!你把我火挑起来了我真找爸爸去了!呵呵,你小子现在知道厉害了吧,当初不是很能吗,一夜十次郎啊,要把我干死呢!现在你知道什么叫『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吧。」

  上周六,米青阴谋得逞,给米晓艾开苞连干了六小时,让少女第二天差点下不来床。善恶终有报,米晓艾是差点下不来床,米青是真没法下床了!整个周日他都躺在床上哼哼唧唧,腰疼腿软手脚无力,连续六小时高强度体力劳动,外加射精十多次,直接将少年身体掏空。

  更惨的是,接下来几天米青阳痿了!最开始晓艾还不知道,但是发现弟弟好像没再骚扰过她,少女才去试探,发现少年勃起不能之后她乐了,整天不是光着屁股调戏弟弟,就是嘲讽他干脆吃妈富隆当药娘,反正姐弟容貌相似,自己衣柜里都是现成的女装,打扮出来一定不错。

  「不过话说回来,爸爸居然也吃六味地黄丸,看来妈妈这方面也很给力啊!」
  米晓艾淫贱贱的嘿嘿阴笑,显然是在想母亲是否也是一位榨汁姬。

  米青无视掉淫荡姐姐编排父母的话,抓住米晓艾的脚,将她拖过来,一只手伸进短裤里挑逗少女的淫穴软肉。

  「嗯啊,你小子,不要搞事情!脏手刚摸过我脚的!」晓艾依旧玩手机,只是双腿盘绕弟弟的手臂,扭动屁股抵抗,「唔喵……把我弄,嗯哈哈,弄发情了,我真去找别的肉棒止痒了!」

  「晓艾姐,你每天都来我这里玩手机打游戏,有意思吗,就不打点别的?」米青已经扒开少女的短裤,张嘴吸上弹力十足的屁股,同时伸出中指深埋入姐姐的小穴里,也不动作,就感受里面软肉的蠕动收缩。

  「咿……进来了!啊不好,comber断了!你个笨蛋!」米晓艾气愤的丢开手
机,忍耐小穴里面的异物,小脚轻踢米青脸上。

  「不打游戏还打什么,打炮哪有游戏好玩!别闹,快把手指拿出来。」少女双手紧紧抓住米青作恶的手腕,她一往外面拔,弟弟就弯手指,就好像她自己在抠挖肉穴一样,这让晓艾不敢妄动。

  「晓艾姐,告诉你个好消息,来我先给你看个宝贝!」米青神秘的笑着,抽出手指站起来,脱下裤子,露出里面胀成一团的内裤。

  「诶,你恢复了?」米晓艾惊讶的发现,弟弟的肉棒已经恢复正常,现在正勃起状态顶着短裤。刚才还被挑逗得绯红双颊的少女,连忙爬过去,隔着内裤抚摸弟弟那一大坨火热。

  「好像比以前大了,我去,这是什么鬼?你是做手术还是嗑药了?」米晓艾一把拔下弟弟的内裤,吧嗒一声,粗壮的肉棒已经打在少女脸上。她把自己手臂在肉棒旁边比划,有点不敢相信。

  眼前的肉棒大约有晓艾大半个前臂这么长,最少也有15厘米,她又用手握住,一只手已经不能握完,直径最少有4厘米。这比起以前增加了五成有余!就几天时间能长这么多?爸爸的六味地黄丸能有这效果,小广告贴出去能统治全中国的电线杆子。

  米晓艾想想又不对,六味地黄丸能滋阴补肾、重振雄风是不错,但像这样易经伐髓、重塑肉棒绝不可能。以前团子说过的,这好像是自己魔力反哺增强弟弟身体的效果,眼前雄赳赳气昂昂的大肉棍子全是自己的疗效,难道自己的发家致富道路就出在这里?

  米晓艾开始纠结,自己这身体岂不是和玛丽奥蘑菇一样,或者说自己就是凯莉,别人嫖一嫖就能增加武器的属性和攻击力。那该怎么去赚钱呢,小广告是该贴增长增粗保健药,还是一炮50包夜500?自己助人雄风再起,算卖药还是卖淫呀?病人送锦旗该送「逼到病除」还是「德艺双馨」呢?

  看见姐姐对着自己肉棒傻笑,米青直接把肉棒往她嘴里塞。米晓艾回过神,瞪着弟弟,嘴巴胀鼓鼓的,好像一只小仓鼠。

  「呜,滋吧,果然变大好多,现在光是含龟头都这么幸苦。嗯,弟弟,你身体刚恢复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去换衣服,等会要吃饭……哇,停手,放开我!」
  少女本能的察觉不妙,想往外溜,结果被米青抓住往外爬的双腿,又拖回床上。

  米晓艾这几天在弟弟面前裸露勾引的先决条件是,她知道弟弟身体还处于掏空状态,不调戏够怎么能抵消自己被开苞的郁闷呢。然而当她看见米青的肉棒突然恢复正常,还变化得更粗更长更威武的时候,这一刻,米晓艾终于回想起了,曾经一度被肉棒支配的恐怖,还有六个小时不停歇爆浆中出的那份耻辱。

  米青双手将姐姐屁股按住,龟头顶在少女美丽花穴的肉瓣上,磨蹭收缩的肉花。

  「晓艾姐,我都憋好几天了,每次看见你那淫荡样子我都想大干一场!」
  「不行不行,这几天是我危险期!嗯好大……不要顶啊,别进来,痛!爸妈还在外面,马上要吃饭了!」米晓艾像解剖台上的蛤蟆一样无助的蹬腿,明显弟弟的力气见长,她已经完全不是对手。

  由于米青前戏准备不充分,少女并没有小桥流水,肉棒在干涩的小穴门口乱闯,顶得米晓艾生疼,米青面对姐姐扭动的屁股也是不得门而入。少女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自己身体已经有了反应,要不了多一会,那个邪恶的增强型肉棒就将得到润滑,直捣黄龙。

  如果说少女的「初夜」,是她情难自已送逼上门。现在米晓艾绝对不想再被弟弟给中出内射。不想怀孕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太麻烦了!少年中出爽是爽,他一提裤子就走了,留下米晓艾一肚子精液,哪怕少女的肉壶能吸收少量精液,依旧有不少白浊残留其中,洗也洗不干净,最后又得洗澡又得排精,否则等着大肚子吧。

  这就是男女之间对于爱爱最本质的区别,女人爽过之后要承担的东西要多得多,粘稠得多。米晓艾深切的感受到肉棒不如黄瓜的事实。

  「晓艾,米青,吃饭了!」妈妈在外面敲门。

  救星来得太及时了,米晓艾趁机脱离魔掌,套上短裤,面红耳赤的冲出去,留下弟弟看着已经被淫水打湿的龟头独自郁闷。

     ***    ***    ***    ***

  餐桌上,米晓艾生无可恋的看向满桌子诡异的菜,筷子拿手里没敢动。她知道今天是儿童节,父母特地为了家里两个大龄儿童准备一下午,这也许是他们能过的最后一个儿童节。

  少女有点担忧的想到,以弟弟目前的状态,也许过不了多久自己就该过母亲节,自己以后还是多用其他手段掏空弟弟,让他没精力老想把自己中出受孕。
  「快吃吧,这是你们妈妈专门做的,我都是打个下手。」米爸爸也端着碗在踌躇,稍稍夹一点韭菜吃。

  韭菜炒海肠,不错的选择,虽然海肠卖相不太和胃口,但是这东西鲜美可口,对生长环境要求高,相比其他菜容易入口得多。比如旁边那一道爆炒猪蛋,太骚气,米晓艾以为是鸡胗尝了一口,脸都变绿了,赶紧丢给旁边的团子。这家伙倒是生冷不忌,给什么吃什么。

  「你不吃别浪费啊,这么好的东西。」团子一口就把蛋蛋包裹进嘴里,身体慢慢蠕动咀嚼。

  「米青你多吃一点,爸爸也是,这盘蛋蛋就交给你们了!」米晓艾自己不吃,却飞快的给别人夹菜。

  妈妈倒是稳坐泰山,「反正这桌子菜虽然样式多,量可不多,你们都得把它吃完。」

  吃完?吃个屌啊,你中间那一碗汤,鸡蛇龙凤斗吃完得喷鼻血!前几天米晓艾可是傻乎乎的以为吃到好东西,一个人就消掉半碗,还是妈妈抢了半碗留给弟弟。结果半夜少女浑身燥热辗转难眠,打个喷嚏一抹鼻子,流鼻血了!

  家里的食谱从上周末开始越来越恐怖,妈妈已经饥渴难耐到这种程度了吗,全是补肾壮阳的!米晓艾幽怨的盯着爸爸,你别光盯着萝卜吃啊,再让妈妈这么干下去,她觉得自己会壮出一根肉棒,也许弟弟这么快能恢复,都是这桌子菜的功劳。

  「儿砸,来把这个吃了!」妈妈无视米晓艾和爸爸的眼神,直接捞了根牛尾巴给弟弟。

  屁的尾巴,这明明是长前面的尾巴!好家伙,前两天还把牛鞭切片,骗弟弟吃。今天炖的整根,妈妈你没看见爸爸的眼神吗,他好像也想吃!

  米青面色有些恶心,也有些期待,含着牛鞭哼哧吭哧的啃。这么吃似乎有点侮辱男人的尊严啊,反正米晓艾看得直乐,让你天天给我食大屌,自己舔牛鸡鸡去吧。

  「咦,这个是什么菜,以前没见过。嗯……没骚气还挺好吃的,不会又是什么鞭吧。」米晓艾夹过一片紫红色的肉块。这东西有点像生牛肉的颜色,形状像切片的粗香肠,但是韧性十足,咬在嘴里咯吱咯吱的,味道还不错。

  「这是触手,前几天妈妈我去参加同学会,朋友送我的,现在这东西可不好找。」妈妈有点怀恋的看着这盘菜,很庆幸自家女儿识货。

  「哦,章鱼触手啊,这么粗的深海章鱼,以前听说大章鱼肉质粗糙不好吃,这个还行。不过怎么没看见吸盘,章鱼吸盘口感更好吧?」米晓艾终于发现一个正常食物,就只盯这一盘菜吃,没看见旁边团子和妈妈诡异的目光,她们都没接话。

  米青边吃饭,边看着姐姐,肉棒发胀顶到裤子,很难受。米晓艾被他盯得浑身发毛,她已经决定,今晚就在客厅呆着,在妈妈爸爸眼皮底下才能确保安全,至于睡觉,还是找机会和妈妈睡,今天这种情况太凶险了,弟弟积攒好几天的精液,又是这么大补特补,小鸡鸡变大肉棍,要真挨上一顿操,明天别想上学。
  「妈,爸,我们高考时间要放假,」努力无视弟弟极具侵犯性的目光,米晓艾和父母商量正事,「放假从这周六开始到下周五,9号。我们和银华说好了想要出去玩几天。」

  「这周日我要上班,让妈妈带你们去吧。」米爸爸有些可惜,不能和女儿一起出去。

  「去哪?准备玩几天。」

  「银华姐说是去灵神岛的农家乐,周日过去,周四就回来。」米青也希冀的看向妈妈,显然对这趟旅程很期待,于是急切的回答。

  「灵神岛?这……这么远,」萧香一愣,没想到是去那,「不过现在那里的旅游业农家乐都发展得很好,是个休闲度假的好地方。岛上的海鲜也很不错,还有灵神粥算是当地特产,很鲜美!你们一定要尝一尝。」说到这里,萧妈妈流露出恨意和甜蜜夹杂的表情,很快就恢复正常,没让两姐弟发现。

  「我可以周日送你们过去,最后接你们回来,你们钱够吗?我把这个月的零花钱先给你们。」

  「够,爸爸有支援我!弟弟那边就靠妈妈了。」米晓艾开心的看着爸爸,用脚蹭他的腿,让米爸爸感到心花怒放,私房钱花的真值。

  萧香故作凶相看向丈夫,「你们早就商量好了,最后才来找我拍板呐!」
  她回头转向晓艾:「是小银华的话,应该没有问题,你们两个要听她的安排,晓艾也要照顾好弟弟。岛上悬崖峭壁多,不要乱闯山洞悬崖,海边也只准去开发过的海滩,那边经常有驴友不顾自身安全和当地人警告发生危险的……」

  「绝对不会做危险的事情,我们就只在农家乐玩,去逛一逛景点,吃点特色海产,和小银华这么长时间没见面,正好交流下感情!」米晓艾怕妈妈越说越不乐意,连忙接过话拍胸脯保证。

  「我们后天和银华姐约好出去逛街,买点必备的东西,岛上杂货不好买,东西也贵。……我吃饱了!」米青说完,几下刨完米饭,放下碗筷就回屋子做作业,临了看晓艾一眼。

  米晓艾看弟弟走路姿势有点怪,略微弯腰含胸,可想而知这家伙一定是翘着阴茎怕被父母看见。

  「我也吃饱了!」少女摸摸肚子,帮忙把弟弟的碗筷也收到厨房,躺沙发上看电视。萧香知道女儿成绩不错,功课也不需要家长多操心,就由着她玩。
     ***    ***    ***    ***

  晚上九点半,爸爸早就回卧室整理工程资料。电视里面男女关系九弯十八拐的爱情撕逼剧早就将萧香给催眠了。米晓艾倒下得更早,她的头枕在妈妈的大腿,蜷缩身子睡沙发上,可爱的棉质内裤在粉色的纱裙外隐约展现轮廓。

  现在十六七摄氏度的气温,让身穿单薄睡裙的少女有些冷。刚做完两份作业的米青弟弟看见姐姐像只煮熟的虾米一样,就回房间找了件薄毯,披在姐姐身上,他也坐到米晓艾脚那一侧看电视,并且特地将电视音量调到最低。

  真是一个关心姐姐的好弟弟啊,如果没有他在毯子下面伸向米晓艾的罪恶之手的话。

  米青看见旁边的母女两人都紧闭双目,他小心翼翼的拉过姐姐的小腿往自己大腿上挪,挪一点,自己就往姐姐那边坐一点。米晓艾睡的挺沉,一会功夫,她大腿被弟弟给俘获,挺翘的屁股已经贴着米青的大腿,就算是这样她也没有醒。
  倒是旁边歪脑袋坐着睡觉的妈妈,似乎觉得不太舒服,头转向米青这一面继续睡。

  在妈妈的睡脸面前,米青悄悄的在毯子下面对姐姐动手,他可不想做到一半因为姐姐醒了,而让她逃脱。少年这次准备直接上马,先插进去让米晓艾脱不了身再说!

  米青微微侧过身子,脱掉少女的内裤装兜里,让更新过版本的粗大肉棒顶住米晓艾的嫩穴,直接厮磨挑逗,他双手握住姐姐的两瓣屁股,大拇指撑在阴唇上,将美丽的少女蜜穴分开,好让龟头能更深入。

  「好唔大……」睡梦中的少女喃喃低语,屁股想扭却被米青固定,微弱的摆动幅度像是在挑逗弟弟危险的肉棒,敏感的少女蜜壶不自觉的兴奋湿润,溪水潺涓。

  米青拨弄姐姐的阴唇,让肉棒上面沾染更多的淫汁,腰部发力,向少女的玉门推进。

  「好大的龟头!」米晓艾已经醒一半,喜滋滋的感受下身的满胀酸楚,「诶,不对,这不是梦!」她扭头一看,米青已经坐在身旁,两人之间有毛毯遮盖,她伸手抓向下身,却被弟弟的手挡住。

  米青趁机又往前一顶,大半根肉棒已经破门而入,紧窄的少女阴道包裹收缩让他心神激荡。

  米晓艾这时才确定,弟弟敢居然在客厅,在妈妈面前插自己的小穴!千算万算,没算到弟弟胆大包天,社会我青哥,胆大精液多!被侵犯的少女现在完全不敢动做,下身已经在弟弟的强插下酸软无力,一旦自己动作过大,怕是会把妈妈吵醒的。

  「呜啊,快拔出去!我们回房间做……轻点拔,太大了!」米晓艾抖出哭腔,蚊蚋般细声细语,求饶的向弟弟妥协。只见米青露出和善的笑容,遵从姐姐的意志缓缓拔出肉棒。

  米晓艾这才松一口气,这夯货的肉棒变得好厉害,刚进来半根自己就已经受不了,酸胀痛楚跟初夜一般难耐。

  米青压下身子,贴在姐姐耳畔低声说:「晓艾姐,我发现你现在特别的紧,是因为妈妈的原因吗?快放松一点,我好拔出去。」米晓艾瞪他一眼,平静下喘息,忍耐住小穴中的酸麻痒胀,放松自己不再绷紧双腿,任由弟弟抽出。

  「诶,不好!咿!痛痛……顶到里面了!」等少女反应过来,巨大的肉棒已经插入大半,粗壮的龟头直挺挺的撞上少女的花心。少女内脏都被撞得震颤不已,她紧绷腰身夹紧双腿,极力压制住身体的反应,想慢慢化解弟弟这一击带来的快感和痛楚。

  看着姐姐瞪着自己,米青可恶的在米晓艾耳边继续说:「晓艾姐,你还是这么可爱,喔……好紧,龟头像被亲吻一样,终于顶到晓艾姐最里面了!姐,我是第一个碰到姐姐子宫小嘴的人啦!」

  米晓艾怒视弟弟的眼神却是一黯,便放松身体由得弟弟动作,自己只轻捂嘴唇,以免发出呻吟。米青这才发现,自己太得意忘形,显然姐姐不喜欢他这么卖弄的说法。他轻轻吸咬晓艾的耳垂,安抚她的内心。

  「唔……这个笨蛋,就让他逞能一次,下次再敢这样一定不会放过他。」米晓艾心想,「但是自己忍不住了啊,嗯啊哈,太粗了,这家伙的肉棒一下下撞击到自己的宫颈,巨大的龟头肉棱深入阴道内部刮擦纠结软肉,小穴里每一寸土地都沦陷的畅快感和酸胀疼痛化为一体!弟弟真的长大了!」

  米晓艾捂着嘴闭眼享受弟弟的抽动,身体前后起伏,等她回想起自己还枕着妈妈的大腿时已经晚了!

  「米青你在干嘛!」萧香妈妈一声喊吓得偷欢的姐弟两个魂飞魄散。

  米晓艾全身僵硬装睡,可那捂嘴紧蹙眉黛的样子哪里是像睡觉。米青更惨,感受到姐姐急速收缩的肉穴,差一点就精关失守,刚刚还爬在姐姐身上剧烈运动微微发热的身体,现在已经冷汗淋漓。

  少年抬头看见母亲严厉的目光心中发寒,似乎妈妈已经看穿毛毯下的乱伦淫戏。

  「你小子,要睡觉自己回房间睡,爬你姐身上像什么样子!」萧香推了米青一把,少年趁机坐起上半身,手撑着头侧向电视。

  「我在看一会嘛,这才不到10点,妈你刚不也睡着了么。」米青故意睡眼朦胧的打哈切,挪动身体把肉棒没入到姐姐的小穴,看来妈妈没发现,真是吓死人了!

  躺底下装睡的米晓艾骟他的心都有了,「妈的阿库娅,这种时候还想插进来?」
  她极力想抬起屁股抽出肉棒,却怕被妈妈发现自己醒了,下身的满胀感让少女心跳过嗓子眼儿。此刻晓艾仿佛能听见三个心跳,自己被吓得砰砰乱跳的心跳,弟弟肉棒上生命勃动的心跳,妈妈大腿根部血脉流动的心跳,三者的合奏将少女拉入眩晕的迷宫,分不清自己身处何方。

  「你别抖腿啊,姐姐睡着都会被你吵醒的!」萧香用手抚摸女儿的秀发,像是在安抚她,不过在米晓艾却苦在心里,母亲的爱抚在她皮肤上激起一粒粒鸡皮疙瘩,这不比弟弟的肉棒带来的刺激感差。

  米青现在不敢大幅度的抽插,只能握住肉棒在米晓艾的蜜罐子里搅拌挑动,用龟头肉死死顶住少女的宫颈弹肉,马眼在宫颈环形软肉上画着圈,时不时又对准子宫小穴中央轻吻。少年感受到姐姐爽得一颤一颤的身体,担心的看向妈妈,发现妈妈没有异常之后更卖力的搅动肉棒。

  「没有抽插却比以前更有快感!弟弟的肉棒好长,龟头好烫,嗯啊啊,花穴都被他的先走汁涂满了,里面会不会有丁点精子偷偷溜进子宫让我怀孕啊,这几天我可是排卵期,会被弟弟操大肚子的!乳头上也被揉捏,为什么他会这么熟练啊……诶?是妈妈?唔嗯啊啊啊啊啊……快泄了,快停下来!妈妈不要……」
  米晓艾虚睁眼睛看向自己胸口,却发现妈妈的手掌隔了床单覆盖在自己姣乳上面,食指拇指中指不停的轻挑慢捻女儿挺立的乳头,顿时少女感到身体敏感度上升了一个台阶!无助的少女只能捂着小嘴在心里呐喊。

  受到影响最大的却是米青,姐姐的肉壶突然缩紧,一波一波的蠕动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帮他套弄肉棒一样。一汪汪来自蜜壶的春水让龟头温暖舒适,就好像是被一位调皮的少女口含玉露吐浇在上面。

  萧香心中暗笑,面不改色的看着电视,手上逐渐用力,感到女儿春情萌动在那抖个不停,手掌也握住乳房缓慢揉捏。

  「妈,你的坏习惯还是改不掉。」米青也在偷笑,自己妈妈就喜欢闲得无事捏点小东西,一般都是捏被子角,好多被子角都被母亲给摩擦破了。显然是晓艾姐挺立的乳头让妈妈手闲不住,误以为是被子角,难怪身下的亲姐姐会突然如此敏感,原来是受到妈妈和自己的上下夹攻。

  萧香没理笨儿子继续看电视,双手齐上阵,捏在女儿双乳尖儿上,自动忽视掉大腿上抖得像帕金森晚期的女儿身体和她轻微的娇喘淫哼。

  米青见妈妈忙着看电视和捏「被子角」,动作也增大许多,肉棒的抽出一点再插入,虽然不能整根的抽送,但是轻叩少女宫颈的抽插也让米青爽到极点。实际上少年被米晓艾紧致的肉壶挤弄早就快要到高潮,但是由于动作幅度太小,快感积累的程度很慢,明明还有一点就能射精,却不敢在妈妈面前用力干姐姐的肉穴,这让他心痒难耐。

  米晓艾此刻除了捂嘴挨操,什么也干不了。她已经做好时刻被母亲发现的准备,毕竟自己身体抽动那么明显,呻吟声音连自己都能清晰听见,除非有那么一点点奇迹,否则她终归会被母亲发现的。想到这里,少女很埋怨弟弟,为什么偏要在这种时候和自己做爱,明明都说过回房间让他随意玩……

  但是这样暴露的欢爱真让米晓艾神魂颠倒不能自持,在母亲面前和亲弟弟乱伦的快感迅速冲刷着少女的理智,肉穴被弟弟有律动的抽插搅拌,乳头被亲妈妈爱抚蹂躏,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高潮,小穴里面阴液喷涌伴随弟弟肉棒的搅动,她好像漫步在云端的仙女,倾耳能听见咕啾咕啾的水声。

  「儿子!爽吗?」萧香使劲捏紧女儿的乳头,突然向米青问到。

  「诶,爽!唔……啊!」措手不及的少年被妈妈问得一愣,惊讶万分的看向母亲的笑颜。身下的肉棒却是被刺激到顶点,缓慢积攒的快感在这一刻迅速喷发,积蓄几天的浓稠精液飞速冲刷米晓艾的肉壁。

  米青这时候也顾不上母亲是否已经发现,他现在只想把全部精液都送进亲姐姐的体内。感受到少女的肉壶像是在吸吮肉棒一样,他用力挺住肉棒紧紧贴合在米晓艾的肉穴密处,防止精液流出。

  在快感中迷醉的米晓艾也被母亲的问话吓到,乳头的刺激和突如其来的滚烫精汁让她猝不及防,由于弟弟龟头紧紧亲吻自己花心,马眼里面射出的精液刚好喷进少女娇嫩的子宫内部,巨大的精液流量不到几秒就注满整个子宫,她甚至能感受到自己小腹被这富含生命的男汁撑得略微鼓胀,极致的快感瞬间吞噬少女的理智。

  「咦啊……精液进来了!好满,好烫,妈妈……精液,进了我的子宫,呜,女儿是危险期,会怀孕的……一定会怀孕的……」轻叫出声的米晓艾睁开眼睛,正好对上母亲慈爱的目光,随即一翻白眼快乐的昏睡过去。

  萧香转头看着在刚射精完的儿子,「米青你在说什么啊?我问你和两个姐姐一起出去玩爽吗?左拥右抱哦,听你姐姐说小银华很喜欢你?」

  「蛤?蛤!没……没有,和银华姐出去玩当然开心,呼,呼。」米青压低喘息,努力不让妈妈发现自己的异常,却不知道自己这幅高潮过后的样子怎么瞒得了人。

  「开心就好,小银华不错,你也不要忘记姐姐了,快回去睡觉了,都10点过,明天还要上学的。」萧香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想点破,这乱伦场景也让她心生异样,不着痕迹的夹紧双腿。

  「哦,哦,好的,我马上……马上就回去睡觉。」撕拉,弟弟慌慌忙忙的在毯子下面撕开大块的风湿胶布,这是米青事先准备好的作案工具。他看见母亲已经在看电视没注意自己,就抽出已经半软的阴茎,迅速的将胶布紧贴在米晓艾满是淫水的蜜穴上。

  他小心的黏紧胶布四边,防止有精液漏出被妈妈发现。随后放鸟入裤,神清气爽的上厕所整理一番之后回房睡觉。

  等米青回房之后,萧香才抱起披着毯子的女儿去卧室。米晓艾现在张嘴吐舌,口水流到脸颊,一脸被玩坏的表情,连萧香的睡衣都被女儿的口水沾湿。

  「可爱的小东西,妈妈真是羡慕你啊!」萧香把她放在床上,掀起女儿的睡裙,却再也羡慕不起来。

  「妈的智障崽子,该说他聪明还是傻呀,这胶布……」萧香有点怀疑这儿子是自己亲生的吗,胶布挡住精液想法很好,但是这怎么扯下来?不把女儿疼出尿来!

  萧香只得为傻儿子擦屁股,手指轻轻抠动胶布的一角,好在米晓艾当时小穴外面已经被精液淫水沾满,胶布贴得不算很紧密,而且少女是白虎,也不会扯到阴毛。萧香看见女儿最敏感的阴核已经脱离胶布才放心下来,一把将其扯掉。睡梦中的米晓艾只是轻哼一声,就没有动静。看来刚才的激烈刺激让少女负担很大。
  胶布刚一扯开,米晓艾小穴里面的浓稠精汁就像管涌一样流出,萧香妈妈连忙凑到女儿小穴前,伸出舌头吸舔涌出的精液。

  「啧吧,吸溜……唔,好多新鲜的儿子精液,从女儿小穴里流出来,混合少女的芬芳,甘醇香甜,简直是无上美味!」萧香妈妈别看已经四十多岁,却依然螓首蛾眉,齿如编贝,肤如凝脂,比起米晓艾,勾人夺魄的媚眼让她更添几分成熟的韵味,给人感觉两人像姐妹多过母女。

  此时萧香舔吸女儿阴穴不断涌出的精液,滋吧滋吧的舔食声,伴随的是女儿睡梦中快乐的呻吟。然而美味的精液终归会流尽,嘬吸满满两大口精液之后,萧香期待的看着眼前已经被自己舔干净的肉花儿,希望女儿不时收缩的性器会将里面残留的精液挤出来一点。

  可惜少女的肉穴蠕动半天也只是流出透明的淫水,妈妈伤心的吮吸吃掉,又不死心的伸出手指在米晓艾的美穴里抠挖,好不容易沾上一点乳白精汁急忙舔入嘴中,闭眼享受最后的美味。

  这淫靡的母女娼戏要被米青看见,恐怕会立刻一柱擎天失去理智,冲过来强暴这两个淫娃荡妇,享受一下亲子母女丼的性福滋味。

  萧香看着床上紧闭双眸,满脸飞霞的女儿,有些抱歉的轻声说到:「乖女儿,不好意思,一时没忍住跟你抢食儿吃,没想到居然味道这么好!咳。」妈妈想了想,转去客厅拿了一块干净的胶布。

  「女儿呐,母亲只能帮到这里了,醒来以后你想报仇就去找弟弟,这可是他干的好事……」萧香舔遍女儿红润的阴唇和无毛光滑的会阴,再用毛毯擦拭干爽,然后坏笑着把胶布仔仔细细贴合在少女阴部,特别是女儿的阴蒂,她故意翻开阴蒂包皮,直接把敏感娇嫩的赤珠粘在胶布上。

  「哼,今天要是老米再推三阻四不让我爽过瘾,我就去酒吧脱光了找一屁股男人……」萧香妈妈眉目含春的走出少女闺房,去找米爸爸的「麻烦」。

     ***    ***    ***    ***

  「哇呜,米青,我日你奶奶个腿!呜……」半夜2 点,米晓艾尿急醒了,睡眼朦胧的走到厕所脱下内裤坐上马桶,看见自己阴穴被一块胶布封住当时就瞎眼了。鼓起勇气揭开胶布一角,没撕两厘米就疼得捂嘴叫唤。

  「这他妈太紧了,呜……好想尿尿!越痛越憋不住啊!」她深吸两口气,又扯开一点,「咿啊啊!小豆豆!阴蒂也被粘住了!米青这缺德玩意儿,我要是有根肉棒一定得爆他的菊!」

  米晓艾急的全身通红,不知道是痛的还是尿憋的,现在胶布上沿被揭开,已经能看见粘在阴蒂上的胶面。此时少女早就已经完全清醒,看着被拉扯红肿的阴蒂狠不下心啊。但是尿意的逼迫感越来越急骤,别看风湿胶布外层是纺织布,透气漏水,但是里面的胶面透水性极差,等会儿自己非被憋晕不可。

  她死死咬住下嘴唇,「一不做二不休,呜,老娘跟你拼了!呜啊啊啊啊……嘘嘘……哈哈哈尿出来了,尿出来了!舒服!」米晓艾不敢再看下身,长痛不如短痛,使力扯开胶布,伴随少女惨叫只听撕拉一声,晓艾再也抑制不住尿意,哗哗哗的尿声顺畅的响起。

  米晓艾双目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右手捏着胶布挡在小穴前面,双腿无意识的抽搐,热气腾腾的尿液淋满整个手掌她都没反应,少女居然在痛感和放尿畅快感中达到高潮,好一会才恢复意识。

  「呵呵,米青?姐姐来找你玩……」米晓艾没管手上的尿液,也不擦干净下身,直接就走出厕所,直勾勾的眼神带着一脸崩溃的笑意往弟弟房间走。少女却意外撞见一个人。

  「唔……鼻子撞痛了!爸爸?爸爸!呜,抱我!」少女的眼睛总算恢复神采,看着黑黑的过道里,爸爸抱着枕头从主卧室出来往沙发走,两腿好像在打颤。她连忙走过去抱住爸爸,把脸埋在父亲睡衣上撒娇哭泣。

  米爸爸却像活见鬼,忙不迭撇开女儿,「乖女儿,快去睡觉,爸爸今天……爸爸困死了,我去沙发睡!」

  「诶?」米晓艾有些莫名看着爸爸走向客厅,他右手紧夹着枕头走到沙发前,那是一个洗得泛白的淡蓝色绸面儿枕头,每次父亲睡沙发都带着它。米爸爸把枕头放在沙发一头,右手轻轻的拍打枕面儿,左手叉在腰间按压扭动缓解疲劳,整个人像是滑在靠背上,无力的躺倒。然后他艰难的侧身面对沙发靠背,哼哼默默的睡过去。

  看着父亲佝偻的背影,米晓艾的的眼泪很快流了下来,少女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仅仅是弯腰躺下,就已经让眼前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难堪重负,爸爸,老了唉……

  「爸爸,我先去教训弟弟,等会再出来找你……」米晓艾眼神坚定,心中默默念叨,等会出来一定要让爸爸舒服舒服(捶捶腿揉揉肩什么的)……

  刚刚眯上眼睛的米爸爸心里一哆嗦,晚上气温有点凉,没盖被子好像有些冷。
  悄悄进入弟弟的房间,米晓艾关上门之后爬到米青床上,她褪掉身上所有衣服,洁白无暇的玉体裸露在空气中微微发红。

  晓艾毫不做作的两巴掌用力打醒这个蠢弟弟,在米青一脸懵逼的目光中,少女跪坐在床头,张开双腿呈M 字,双手掰开阴唇,露出粉红色兴奋的肉穴,向弟弟发出关乎尊严的挑战:「孙子(zei)!来啊,正面上我!明天咱俩就只有一个,能站着走出这门儿!」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