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專區  »  都市言情  »  【灰淫】(26)作者:txws117
【灰淫】(26)作者:txws117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10375

               第二十六章

  「呯!」似乎都能感受到蛋碎的声音,虽然已快速反应夹紧双腿抵消掉大部分的力道,但依然很痛啊!小悦站立望着弓成虾装在那抽搐的我,满脸戏虐之情,此时我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

  几十个身穿绿色运动T恤,绿色运动短裤,黑色皮靴,戴着遮阳镜的年轻阳光女子站在我们几个新入伍兄弟面前,前两步的队长在训话,「我是你们格斗特训的队长,你们可以叫我141,或者队长,你们要在我这进行三个月的格斗特训,同样是淘汰制,不按我要求做事或者受不了的可以提前离开,即使最后剩下的队员,谁能过也是我说了算,你们明白了么?」

  「明白!」面对一群女生,我们几十个大老爷们还是挺有信心滴!

  「很好!」队长从我们1号开始往另一边走动,「从你们喊声中,能看出你们都很有信心,这是好事,与人战斗时,男人的招数比较光明磊落,硬碰硬就行,但女人的招数,在学习时主攻以石击卵,以强碰弱,除了寻常招式外,很多会攻男阴部,所以我教你们的格斗术,主要是如何应付女人,懂了么!」

  ……大家一下没了声音……

  「报告!」许久之后,终于21号站了出来。

  「讲!」

  「队长的意思,是说要我们和你们格斗么?」

  「是的!」队长说道:「第一阶段为期一个月,你们可以自由挑选我们中的一员作为你们的训练对象,期间你们只能防守,由我们攻,你们可以选择投降、防守、或者躲避,持续到你们的训练对象无力攻击为止,若你们胜,得一分,若你们败,扣一分,若打平,罚两人一起40公斤武装越野3小时!明白了么!」
  「明白!」大家一起吼出声。

  「报告,后面阶段训练什么?」

  「等你们能度过第一阶段就知道了!」

  ……接下来各自挑选女训练员,我随意选了个身材比较娇小的,队长横了我一眼,说我前面各项指标都不错,故意给了我个高大威猛S身材的,我只能认了吧!

  攻击开始,每组都配了个裁判,作用是监视男的作弊用,不知是故意还是特意,那S女专门攻击我两腿间,没过几分钟命根就挨了一脚,她腿长有力只一下,我就倒地不起了,那种疼痛,谁试谁知道啊!不过其他队员也都差不多,几分钟后所有人都倒在地上抽搐,女队长嘲笑我们道:「你们的志气呢?」

  「报!告!」我艰难爬起,「你们,这样攻击我们,我们哪吃得消啊?」
  「很好!」队长走到我面前,「那请问19号,有哪里规定不能攻击你下体了么?」

  「没有!」我抬头挺胸。

  「那你们若执行任务时,遇到攻击你们下体的人,该怎么办呢?」

  「报告!」我义正言辞,「我们不会被攻击到下体,因为在此之前对方会被制服!」

  「好!很好!」队长边走边说:「你们中还有谁是和19号同样想法的?」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

  「嗯!」队长点点头,「你们的觉悟看起来比19号要高,那我决定对19号开特赦,119,121,你们两个陪19号练练,允许19号还手,若你待会又像现在这副狗样,该如何?」

  「自罚500个俯卧撑!」

  「那样你太轻松了!」队长走到我面前,「若你输了,趴在地上给119和121号当狗骑一个小时!」

  我握紧拳头,大吸两口气,「明白!」

  结果,5分钟后,我又倒地抽搐,说时候,并非自己实力差,而是那119和121号身材都棒,而且穿了紧身运动服,里面肯定没穿内衣,那胸前两颗凸点和下体的美鲍缝缝,让我分了心啊!休息十分钟后队长补了我一脚,「疼痛缓过来了么?缓过来就去当狗!」

  ……又5分钟过后,队长连连拍手,「19号当狗的样子真不错,这让我有了新的主意,从现在起,规矩该了,若你们败了,就跟19号一样给你们的训练员当狗骑一个小时,明白么!」

  「明白!」

  吼完后一位看起来块头比较大的男子喊道:「报告!若我们赢了除了得一分,还有别的奖励么?」

  「有!」队长回道:「赢了的,可以和你们的训练员做爱一小时!」

  「队长英明!」

  可是,等第一阶段训练完,都没人赢得做爱一小时的奖励……

  第二阶段的内容和第一阶段差不多,可能因为女队员们都好看吧,更因为大家憋的慌,第一阶段居然没人被淘汰,第二阶段的内容是选择两名女队员与自己战斗,可以反击,为期依然一个月。

  第三阶段是三名女队员,而我们的下体都被锻炼的忍耐力超强,此时队长传授我们分心大法,下体被攻击时精神力要集中在别的部位,可以大量缓解那里的痛苦,而且下体被攻击,主要是痛死的,即使那里破了,只要不怕痛,都不会影响机能的正常发挥!虽然第三阶段对手变成三个,但我已经可以打倒并获得加分了,因为对手变多,打倒一个就能加一分,所以到第三阶段训练结束时,我的积分榜终于变成了正数。

  而眼下,小悦的攻击,她认为已得手,却不知我的痛楚是装的,而她也以为我受伤不轻倒地已无力反击,走到我面前完全松懈,我一把抓住她的脚反身一扣将她摁倒在地。

  「混蛋!你是谁?」小悦挣扎几下无效恶狠狠说道:「身为一个男人,居然用装死的方法赢得战斗,真无耻!」

  「额!你说错了,我出手比较重,你长这么漂亮,我怕伤着你,所以才用这种方法可以和平快速解决战斗,明白么?」

  「放屁!有本事松开我光明正大打一场!」

  「啊!这是你说的啊,待会要被我打伤了,可不许怨我啊!」

  「快点放开我,你这个无耻的家伙,窝囊废!」

  「呼!」被骂窝囊废让我心稍微抖了下,这个词好久没听到了,我松开对小悦的束缚,后退几步调整下呼吸,见她起来后缓缓闭上眼睛做了个起手势,接着猛的张开望着她,「既然你喜欢挨打,那就来吧!」

  小悦看我的样子,愣在当场,过了好久才「呀!」一声攻了过来,我根本不躲避,因为速度没她快,只能任由她一拳打在胸口,于此同时右手成爪扣其手腕,左手成指点其腋下,小悦上身没占便宜,脚快速踢至我腿间,完全无视下体疼痛的我夹紧双腿,一扭将她压倒在地。

  扣住手腕的右手一扭,肘部压住其臂弯迫使她的手臂不自然完全,左手大力抓紧其肱二头肌往后一拉,两只手顿时不受控制,加上我腿顶在其小腹上,她一瞬间被制服无法动弹,而且,身体只要一扭动,被牵连着的筋都会十分疼痛,我得意的望着她,「怎样,还要打么?」

  「我认输!」小悦一改凶样,可怜巴巴的望着我,「那你可不可以放过我?」
  「不可以!」我笑了笑,「要么我掐死你然后找个地方扔了,要么你乖乖被我奸个十次八次,然后做我保镖,自选一个吧!」

  「你到底是谁?知道里边那人是谁么?跟他有什么仇恨?为什么要监视他!」
  小悦连着问出多个问题。

  「他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摇摇头。

  「哼!就你这身手,肯定是哪个部门派来调查他的,不说我也知道!」
  「好吧,既然你都猜到了,那我只能杀了你了!」我低头埋在她两团乳肉之间,「不过死之前还是享受一下比较好!」

  「不要啊大哥,你一定是神鹰团的吧,我也是啊!」女子赶紧哭喊,听到神鹰团这三个字,我一愣解开束缚望着她,「你怎么知道我是神鹰团的?」

  「呜呜!」小悦撅着嘴坐起身望着我,「我也是神鹰团的,编号224,你刚刚挖鼻孔吃鼻屎的动作,下体被攻击不怕,调整呼吸和精神的方法,还有身手就让我猜到了,上级既然加派你来,是对我不信任么?」

  「啊?没有!」我摆摆手,接着将自己来监视林云的目的和盘托出,她惊奇的望着我,告诉我她是被派来做卧底的,为的是监视林云爸爸,若他有什么大动作,就把他带回京等等等等。

  既然真相大白,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临走前我仗着自己级别比她高,要求湿吻5分钟并摸乳摸屁股,她被迫接受……

  回到家迫不及待将小悠压倒在身下,嘿咻嘿咻大战两个小时,搞得她浑身软绵绵求饶为止!

  次日,去挑老贵老贵的西装买了两身,反正林云出钱,人模人样的我挎着小悠的手一起参加林云的party,到达他府邸他想接过林云手被我坚定拒绝,并向他展示我是她老公的身份,小悠点头表示承认,林云很诧异望着我又很诧异望着小悠,迫于现场人多不可失面子,望着他啼笑皆非的样真让我大呼过瘾。
  回家继续嘿咻,刚嘿咻了没多久呢,来了个死B敲门,怏怏起床站在门口猫眼内一望,嘿!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队长啥时候笑眯眯站门口了,无奈,只能开门。

  「队长!」待其进门后我行了个标准军礼,队长笑着捶了下我的胸口,「怎么?我的突然造访,没打扰到你吧!」

  「打扰,非常打扰了!」我如实相告。

  「小赤佬!」队长上海人,喜欢这么个口头禅。

  「队长,您老现在来这,真打扰到我了,我的假期还没休完呢!」我转正经为笑锁好门说道。

  「你的假期变啦!」队长移了张板凳坐下,完全把这里当成他自己家了,「由于你的恰当作为,情况发生巨大改变,上级领导让我给你新的指示。」
  「队长,请讲人话!」我不客气加了个礼。

  「小赤佬!」队长指了指里屋,「你那位,穿衣服了没?穿了的话叫她出来吧,这次的任务跟她也有关系!」

  「小悠?」我指了指里屋,「队长,你该不会说她也是我们的队员吧?」
  「不是!」队长摇摇头,「叫她出来吧,早点说完你们也好继续不是!」
  「好吧!」我一脸黑线,但也不得不进屋,虽然小悠满脑疑惑,但还是穿衣跟我一起出来了,也许是因为他是队长的缘故,一向大方的小悠竟在他面前显得有些害羞。

  「说吧,老大,什么任务?」

  「嗯!」队长点点头,「小悠现在长的还真漂亮!」

  「认真点!」我几乎要拍案而起,人家嘿咻的正舒服呢,这家伙来交任务,白天不会来么?现在来了吧,居然评论起小悠的美貌来,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啊!
  「你呀,就是性急!」队长招招手,示意我们坐下,「这次的任务呢,要从你们的身世讲起,比较长,所以我不希望你们打扰我,读者们也可以选择跳过下面洋洋洒洒一大堆的故事背景设定,明白了么?」

  「说吧!」

  「嗯!」队长掏出个手环给小悠戴上,接着开始他那长篇大论:

  「早在40年前,国家爆发一场大瘟疫,死伤无数,科学家们研究许久发现这场瘟疫虽能医治却无法预防,便萌生了改造人体基因的念头,但这事在国际上属于禁忌,于是产生了两派:一派坚决反对此事,一派强力支持此事,反对此事的认为这会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支持此事的认为这是真正为人类造福的好事,争论带来争斗,持续了两年多,最后连主席都无法断定孰是孰非,最后,主席夫人站出来说话,在不被外界知晓的情况下研究人体基因,若有成效便作秘密,若无成效亦是秘密,于是,支持此事的人召集人手开始了这项研究,并称该研究为:」造神「,造神计划进行了多年却毫无进展,研究者们便大胆提出,将最优良的基因培育成胚胎,让胚胎成形后的人类生育下一代,这样出生者将拥有人类最纯最好的基因,接着再研究那出生者,可能会有突破,于是,」队长摊了摊手,「三个造神计划的胚胎出生,其中两个便是你们倆!」

  「啊?」我和小悠全都张大了嘴巴,很显然,这个事实对于我们来说,实在太惊讶了!

  「另外一个你也见过!」队长继续说道:「蔡云凤!她和你被分别安排到参与这项研究的家庭中,小悠由于天生有缺陷,胚胎在蔡云凤成熟后都一直没发育,科学家们不得不将她冷藏起来等待奇迹的出现,还好上帝眷顾,7年后胚胎出现了转机,但那时,原主席归天,造神计划被发对者强行终止,许多参与此事的都被杀,为保护小悠,创建我们团的老司令偷偷将小悠的胚胎放入她现在母亲身上,在这种不知情之下被安排在现在的家庭中,小悠与蔡云凤的完美脸蛋身材正能说明造神计划的成功性,现在就等她怀孕生子能重启造神计划,而这便是我来给你们的任务。」

  「啊?」我和小悠依然无法合上嘴。

  「本以为,造神计划的重启,在你和蔡云凤时就能开始,你天生官二代,有权有钱,蔡云凤暗中还被保护着,到你身底下时,你这样优异的条件却没能征服她,实在让人郁闷!」队长继续说道:「接着来征服小悠,一个普通家庭中的女孩,还花了这么久,你还真没用!」

  「额!」我和小悠面面相觑。

  「我想你一定疑惑,造神计划是培育下一代,就不怕女子怀上别人的种么?
  科学家们早就想到了这个,所以在女子身上植入了特殊芯片,在没有遇到你的插入,她们两阴道深处的芯片会让其子宫口闭合,而即便有你的插入,也必须她俩心甘情愿那芯片才会开启子宫口,心情舒爽时播的种才够健康,小悠手臂上现在缠绕的手环,是最新科技,可以最快最准确检测出女子是否怀孕,由于先前蔡云凤的死亡,小悠的生活被严密监视着,得知你前晚在其体内射精后,昨天造神计划的幸存者便往上级提交了报告,得到主席批准后我便接到任务赶了过来,你看,小悠这手环变成了红色,说明她已成功受精,为了宝宝的安全,日后你可不能再和她做爱啦!「

  「我勒个去!原来这就是你来给我的任务啊!队长,我好想打你一顿,望批准!」

  「不批!」队长露出淫荡的笑容,「除了不能和小悠做爱外,我还得告诉你,我的任务是来把小悠带走,为她创造一个安静舒适的环境,顺利将小孩生下后,你们就能像正常人一样过日子了!」

  「我可以说不行么?」

  「不可以!」

  「是么?」我闭上眼睛调整下呼吸后,睁眼望着队长,「队长!我不管什么造神计划,我只知道我这五年来的努力,是为了将小悠占为己有,现在我做到了,你却要把她带走,哼!队长,让我试试你的手段!」

  「19,你不要这么固执!」队长拍案而起,「上级派我来就是怕你反对,你倒好,完全不给我这个面子,真以为学了点本事就了不起了是么?我今天就要把小悠带走,这是命令!」

  「我管你什么命令!要带走小悠,把我打趴再说!」

  「小天!」小悠拉住我那已与队长接触到的手,温柔的看着我,「不要太冲动。」

  「哼!还是小悠懂事!」队长气鼓鼓把手放下说道。

  「队长!」小悠继而望着队长,「不说小天,我自己也不愿意跟你走,倘若我不愿意的话,心情会不好,那么肯定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吧!」

  「这……」队长望着小悠,从她眼中似乎看不到些许商量的余地,「造神计划是上代人的心血,若能研究成功或许能解决现代许多无法治疗的病,这不是一件好事么,为什么你会不答应呢?」

  「队长,我并没有说造神计划的不对,只是不愿意离开小天而已,那样我会想他的,依然会心情不好!」小悠平静回道。

  「可是,我若让你们待在一起,小天能保证不和你做爱么?做爱的话能不影响到孩子么?」

  不得不承认,队长的话一针见血,令我与小悠都陷入了沉思,望着小悠,再望望她的肚子,望望队长,我掏出口袋里的勋章,「我,南天云,以我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忠诚,身为神鹰团一员的荣誉,发誓:这辈子好好对待照顾小悠,绝不让她与肚子里的宝宝受到伤害,若有违背,就不配拥有这块勋章!」

  「你呀!」队长拍拍我的肩膀,「这不是把我推向难关么!」

  「报告!你是队长,应该的!」我一脸严肃,敬礼!

  「小赤佬!」队长给了我胸口一拳,「等小孩出生了,能贡献给国家么?」
  「到时候再说吧!」我搂着小悠的肩膀,「得她同意,得你们不欺负他才行。」
  「哈哈哈!」队长开怀大笑,「好吧!我去跟老司令汇报汇报,但你也得识大体,别望了,你的陈叔叔,就因为这个牺牲了!」

  「是!」我再次行了个军礼!

  「哦,对了!」队长刚转身要走,忽地又转了回来,「224你见到了吧!」
  「见到了!」想到她我突然一阵心虚,莫非?……可惜,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队长已经抬脚踢中我的裤裆,虽然知道他留了手,可依然痛得我睁大眼睛弯倒在地。

  「她说你利用职权欺负她,叫我为她报仇!」队长拍拍手大摇大摆走了出去,到达门口时还回过身来补了句,「你也别装了,以你的实力,疼痛不会持续几秒钟的,不过那224还确实不错,你若跟小悠急了,就找她泄泄火吧,这算我特批!」

  我无语,竖起中指目送他的离开。

  「哎呀!瞧我这记性!」已经出去的队长又返了回来,「差点忘记告诉你,你的精子很特别,若保持一个星期才射,可与她人发生反应,令那人排毒养颜变得美丽,而且至少能保持两年之久,若保持一个月才射,才能使她人怀孕,听明白了么?」

  「明白了!」我有气无力但心里却超激动回了句。

  「那我走了,别想我啊!」说完门呯的一声关上,世界终于又清静了……
  「清静了么?」一光头男子打破序幕走了进来,我一脸无奈望着他,「敢问你又是何方神圣!」

  「哼哼!」光头男捏了捏拳头,「我是许哥头号手下,道上人都叫我彪哥,有人出钱买你人头,没想到你这还挺热闹!」

  「哦~」我很随意点点头。

  「怎么?临死前还这么淡定,蛮有意思的么!」

  「我只是觉得,你挺可怜的。」我摇摇手指,「要杀人之前没先打听清楚别人底细,还孤身一人来,根本就不重视自己生命嘛!」

  「哦!」彪哥也不客气,拉了张椅子坐下,「你怎么知道我就一个人来?」
  「那就喊他们一起进来吧!」我双手撑住下巴说道:「不管林云给你多少钱,但你们真接错单了!」

  「好大口气!」彪哥拍案而起,一个长直拳轰我面门,感受着他拳上的力道,我只单掌一接,他的拳就在我掌内无法动弹。

  「你?」彪哥皱眉望着自己无法收回的手,面露愠色。

  「既然你是林云买来杀我的,那我也不妨告诉你,他手底下有个叫小悦的,根本抵不过我三招,就你这三脚猫功夫,还来要我的命?」

  「什么?」从彪哥震惊的脸色中,我能看出小悦果然在这些人眼中是有份量的,而她故意没说出我的实力,真是别有用心啊!

  「你现在觉得你可怜不?」我就像看小丑一样望着他。

  「哼!」彪哥不恼,冷哼一声另外之手一动,门被破开,几十个小混混鱼贯而入,一下将这客厅围的水泄不通,那些家伙手上全操着凶器,进门而话不说,操刀冲我就砍,我无奈,只能动真格的了,力量凝聚,毫不留力,成吨的力道倾泻而出,几分钟就将这些家伙打倒在地,成吨的伤害嘛!这些小罗罗几乎全秒杀,嘿嘿!

  最后留下个断手的彪哥,我蹲下身子藐视着他,「怎样?我的本事,还算可以不?」

  「哼!打架不留手,今儿个我算是栽了,要杀要刮随你便!」

  「笨蛋!」我拍了拍他的脸,「无论谁是你的上家,但他没告诉你我的实力,是不是利用你了呢?你本来日子过的蛮舒服的,过来认栽不好吧?」

  「要杀就杀,别搞这些离间计,老子不吃!」

  「是……」我话还没说完,那被踢坏的门口居然站了个警察,从他胸口的肩章能望出,是个真警察,而此时的他居然手中拿了把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我脑门,我心一惊,虽然在部队里滚打磨炼多年,大大小小的演习这么多次,但面对近在咫尺的死亡,还是第一次,而那家伙手中还是92式警用手枪,那玩意打下来,非在我脑袋上开个洞不可,而能配置这种手枪的警察,位置还不低啊!
  「老徐?」光头男见到我脸上的震惊,随我眼光望去,一下认出站在门口的人,而这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一切,上家知道我的实力,买他来杀我只是个幌子,因为他知道彪哥杀不死我,所以他只是个敢死队队长,实则是让这个老徐过来收场,若彪哥狗屎运爆发杀了我,他便当什么都不知道走开,若彪哥没杀死我,那他过来补刀,当然,补刀的对象是我和彪哥所有人,而且这种场面,这么多人手拿刀对战,他完全可以上报成巡逻时遇到黑帮斗殴,鸣枪不停果断击毙,真是好险的一招棋啊!但我不明白的是,会是小悦还是林云指使的呢?若是小悦的话,她究竟是何目的?

  「不许动,再动我就开枪了!」那老徐打开传呼机故意大吼了声。

  「老……」彪哥刚想说句话,才吐出一个字,枪声一响,一颗子弹没入其脑门,令其瞪大了眼睛望着老徐,正宗死不瞑目!

  面对这个,我还能说什么,趁他开枪时已经完成了呼吸吐纳,所有精力一瞬间集中,身体像快速运转着的机器,眼睛死死盯着那把枪,一枪直面脑门毙命的枪法,我还是不可小觑的,只有拼死一搏了!虽然十米开外躲避冲锋枪射击我们经常训练,但近在咫尺的手枪还是第一次!

  手指弯曲,我似乎都能听到顶针敲击弹药声,火光一闪,一颗子弹已快速飞向我,就在那玩意占满我整颗眼球那一瞬间,我的脑袋硬生生往旁边横移了一寸,子弹从我右边眼眶擦过,从前往后直擦出了一整条伤口,灼热的高温还在上边留下焦痕!

  躲过一瞬间,我身体绷紧,准备迎接他第二颗子弹并反击,却见其胸口已插入一把飞刀,飞刀整段莫入其胸口,其力道与准确度让我第一时间想到小悠,并转头一看,果然是她裹了个被单站在卧室门口,手依然保持着飞刀射出的姿势。
  「小悠!」我一喊两个连滚翻跑到她面前,「是林云派来的,看来今晚我们得换个地方睡觉,不晓得他家伙还留了什么后手。」

  「嗯!」小悠怜惜的摸了摸我头上的血痕,「枪伤,得永远留在你头上了!」
  「没事!」我摇摇头,「这是荣誉!况且还不影响我的英明神武,赶紧穿上衣服我们走。」

  「嗯!」我们刚说完,外边已警铃大作,我与小悠对望一眼,无奈笑笑异口同声,「看来,走不了了!」

  几十秒后,象征正义与和平的警察叔叔们有次序的进入,我与小悠只能让他们带走,到了警局免不了坐老虎凳了,三个警察开始审我,大致就问我是干什么的,是属于哪个黑帮,跟另外一帮火并打死那么多人,还杀死警察什么什么的,我老实交待,不过基本都被他们忽略,我晓得他们已经为我准备好了罪名,只需要最后的画押而已,抓我过来也只是个形式,只能表明自己的身份——神鹰团某某干部。

  可是,警察们笑了,神鹰团,没听说过,至于我拿出的连长编制,他们嘲笑说这玩意外边几块钱一本,还逼问我是从哪个路边摊买来的,我还能说什么呢!
  接着他们开始对我用刑,把一块大木板绑我背上,接着用锤子敲击木板,这样不会在表皮留下伤痕,却能造成内伤,然后往我鼻子里嘴里灌各种水,忽冷忽热惩罚,超大橡皮筋抽打等等,但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小儿科,反正微笑的望着那几个警察,记住你们的模样,等你们玩够了,我想办法出去,弄死你们!
  如此过了几十个小时吧,审讯的门被打开,开门的警察靠边站,老大后边跟着小悠站在了门口,小悠见我身上的模样,哭着扑了过来,开门的警察赶紧过来为我开手铐脚铐,我扶起小悠在她面前活动了下筋骨,「小悠不哭,我没事!」
  「嗯!」小悠擦了擦眼泪。

  「现在你知道,5年前,我为什么会答应他们的要求了吧!」

  「嗯!」小悠撅起嘴,「你还真记仇!」

  「当然!」我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但知道我的老大却能看出我微笑中饱含的意思,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19,受苦了,接下来的事情上级会给你满意的答案的!」

  「老大!」我摇了摇头,「只要小悠没事,其他我一概不计较!」

  「好!好!好!」老大连拍了我三下肩膀,「外面车准备好了,出去说!」
  到了车上,老大先嘲笑我无法保护小悠哇,我只能暗自点头承认,接着他说了一大堆话,我几乎都没怎么细听,都是点头的吧!最后他问我小悠是去找个清静地还是继续跟着我,我犹豫的望着小悠,小悠说道:「小云,姐姐还需要你呢!」
  我露出个苦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其实这事挺好解决的!」老大说道:「我已经向上级问你要了个身份,你可以用你自己的职权来保护小悠,但若你太过招摇,四处树敌,这身份也并非通行证,所以小悠还是跟我去休养身子,你可以随时看望她,明白么?」

  「嗯!」我点点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呐!这个给你!」老大递给我个本子,打开上面写着:「国安局特巡小组D组副组长南天云。」

  「老大,你还挺给力的么,这给我个职位就是D组副组长啊!」我笑着拍马屁道。

  「那是,要不怎么做你老大!」

  「可这,这位置,究竟做什么的啊?」我问道。

  「简单!」队长笑道:「特巡小组就等于是警察中的特种部队,一般情况下啥事不做,特殊情况下处理紧急事物,共分ABCD四个组,每个组管的事情不同,你这D组就是专门打击普通警察无法打击的黑恶势力了!」

  「哦!……」我将声音拖老长,「国家扫黄打黑特别组副组长!」

  「小赤佬!」队长使劲敲了下我脑袋,「别乱讲,你这职位可掌握生杀大权呢,国安局都归主席直接管理的,地方警察和部队都不能拿你怎么样,你还是个副组长,知道自己的权利有多大么?就像昨晚发生的事情,你若有这个职位,可以直接将抓你的警察就地正法,明白么?」

  「明白了!」听完这话我立马双眼放光,这样的话,林云神马的就都是浮云了!

  「回去跟小悠温存温存,该做的做做,不能做的别做,明天早晨10点我去接小悠,明白了么!」

  「明白!」我笑着点头,「哦,对了!这次来弄我的事情,224是不是耍了什么小心眼?」

  「你可以自己去问问她嘛!」队长冲我一眨眼,「无论如何都要记得,我们是忠于国家的!」

  「是!」我行了个标准军礼。

  晚上,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抱着小悠感受着她身体的柔软与温暖,不管如何,她是我的女人了,我也将要做爸爸,身为爸爸,身上需要背负的事情就更多,需要担当的责任也更多,得像个爸爸样了!

  目送小悠和队长离开后,我再次潜入林云住所,恰好目睹他被他爸训斥的画面,应该是我这件事上面训斥了他爸,他爸就来训斥他了,可见队长的权利不是一般的大!不过我可没兴趣看林云被训斥,因为小悦已经站在了我旁边。

  「小云,又来干嘛啊?」小悦一脸微笑看着我,双手负于背后,身着简单碎花裙,一副邻家小妹妹的模样。

  「小悦!」我双手学那彪哥样握了握拳,「说吧,前天晚上的事,你参与了几分?」

  「我~~」小悦嘟囔着嘴,「可以说没参与么?」

  「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话?」我叉腰玩味的看着她。

  「那你还叫我说什么呢?」小悦一脸无辜样,本就漂亮的她嘟着嘴还真可爱!
  「哼哼!」我手刮了下嘴唇,「老实交代,否则,我可要严刑逼供了!」
  「这样可不好哦!」小悦笑了笑。

  「哼!我现在可是有身份的人!」我骚包似的掏出那证件在小悦面前晃了晃,「现在我以领导身份命令你老实交待!」

  「哎呀!D组副组长啊!」小悦笑的更欢了,「我可是B组的呢,国安局巡视组虽分四个组,但特殊情况下A组可以管B组,B组可以管C组,C组可以管D组,你就算是副组长,可职位比我低哦!」

  「靠!这个死队长!」我郁闷将包塞回口袋里,「既然如此,那我只能用强的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10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