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專區  »  都市言情  »  【逼我爆粗口给我车内口爆】【短篇】【作者
【逼我爆粗口给我车内口爆】【短篇】【作者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5623



  好久没写了,年底工作忙的很,先祝大家新年快乐。

  陌陌这个东西,营销做得真好,不大张旗鼓的宣传,仅仅放出小道消息,水军渲染,就把「约炮神器」这个名号打响了。

  当然,既然陌陌搭建了平台,自然就有无数怨男怨女上去找激情了。如果你没用陌陌约到过炮,那我也只能说,兄弟,你真的道行潜……不知是因为我自卑,还是我确实不够格,那些超级漂亮女模级别的,还有那种照片拍的粉嫩可的,我还真没上过,倒是交了有朋友。见了面,吃了饭,可能确实身材有些走样了人家没看上吧。送人回家的时候,也问了要不要一起过夜,很礼貌的被拒绝。后来就成了好朋友。

  陌陌约到过三个。今天讲让我最爽的这个。

  刚开始跟她聊时,她没有放任何一张照片,只放了她养的猫的照片。我本是爱猫之人,就随便搭讪了一些关于猫的话题。倒是引起了她的兴趣。

  后来她发了自己照片给我看,又萌又,马上引起了我的兴趣,于是便不停的跟她聊了开来。

  她告诉我市中心有一家猫咖啡馆。我们就在那里相约见面了。

  晚上10点,周边的店都已经关门了,我是开着车匆匆赶来,她打了的士。下雨,我就站在屋檐下等她到。

  她到了后,我略微有点小小的失望,跟照片上有差距。脸虽然好看,又不胖,但是身材比例不是很好。

  她是83年的,比我大3岁多。还没结婚,那时我25,她28。她发给我的照片我估计是她25岁时的照片。

  不过也无所谓了。炮友不成做朋友。我们就坐在咖啡馆里畅聊着,她挺能聊,而且平时喜欢玩游戏,大家又都喜欢猫,所以聊得话题也比较多。

  由于没有聊什么开放暧昧的话题,我也没有完全提起兴趣,就各自回家了。现在想起来,一个女的晚上10点愿意出来见面,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结果有意思的事情来了。

  回到家,躺在床上玩手机,她又在陌陌里找我了。而且这次非常直接,直接聊到了性的话题上。

  她发了一个很可爱的表情,问我:你JJ大不大?

  我回答:惭愧了,虽然我个子大,但是兄弟真不大,但是我技巧好,耐力好。所以这方面我非常自信!

  她表示有些激动:真的吗?!你不要骗我喔!我现在对你挺感兴趣的!
  我:这有什么好撒谎的……

  她直接约我了:好!那就这么定了!明天老子们开房去!

  我:那当然好了~

  后来随便聊了几句,她就先睡了,当时由于脑子里充满了画面,马上握住兄弟撸了一管。

  第二天我起床,已经是下午的事了,起床当然要先联系她,可不想到手的鸭子飞走。

  就赶紧给她打了电话。她告诉我她妈妈出去旅游了,一个星期才回来,我可以直接去她家里。(她父母离婚的)话不多说,驱车前往。到了路口,她出来接我,我们一起吃了点东西。就到她家去了。

  进到她家,我还比较拘束,可能是习惯吧,在别人家里都比较讲礼貌。坐了几十分钟。她让我先坐,她去洗澡。

  我就一个人看着动物世界……吃着她的超昂贵巧克力……她洗完澡出来,穿着她的睡衣,不过可不像其他人写的多性感多,相反,她的睡衣更接近中年家庭妇女的感觉,只是有点可爱的元素。

  她坐下来,我把她拽到我怀里,我觉得这么坐下去也不是个事,本来就是来打炮的。

  她刚进我怀里,就转过头来向我索吻。

  我的双手很自然就从她的睡衣里伸向了她的胸部。手指滑过她的肚皮,还真别说,虽然看着不嫩,摸上去真的很嫩,肉肉也很有弹性,我一下就站立了起来,虽不是身经百战,但约炮这事也经历了不少,按常理不会马上硬的。但是这次兄弟倒是反应很强烈。

  我抓了她的胸,揉搓她的奶头,这是我最喜欢的。

  她抽开嘴唇,拉出了口水丝,对我说:我们进卧室。(讲的是贵阳话,如果有人会贵阳话可以脑补)进了卧室,前戏的部分,现在我已经忘记了。

  我只记得我是抱着她进的卧室,这个动作让她颇为兴奋。忘记前戏部分,我只记得,不需我主动给予指令,她就已经用小嘴包含住了我的弟弟。

  她的技巧,是到现在为止最好的,并不是某一项技巧,而是综合技巧,她一只手指伸进我的肛门,轻轻地往里插,我笑了出来:「爆菊?我没这个癖好啊!」
  她爆了一句粗口,让我有点意外:「妈的!闭嘴!乖乖给老子享受就是了!」
  我确实有点意外,心里想着该不会遇到S了吧……但是更意外的是,她弄的我很舒服,一会含住我的蛋蛋,一会舔舔我的屁眼。而且她的时候,完全感觉不到异样的感觉,就仿佛那也是一张逼一样的舒服。

  我这个人,也喜欢舔弄女性下体,于是爽了一会,就让翻过身来,开始舔弄她的下体。她的逼还挺漂亮的,属于蝴蝶逼,虽然不是我见过最好看的逼,但是也让我十分享受,而且她洗澡时应该做足了准备,把下面洗的香喷喷的。

  我舔得她舒服了,她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啊,我好喜欢,我好喜欢你下面骚骚的味道!

  我没洗澡,就直接跟她开干了,有骚味是自然的。但是她这句话完全点燃了我。我更加疯狂的舔弄起她来。

  啊!啊~ 嗯……

  又想叫,又舍不得离开我的弟弟。

  我让她起身,准备让她在上面干我了。心里想着第一次遇到S,会不会被抽两耳吧,又紧张,又有点小小兴奋,不过紧张更多。怕坏了气氛。

  没想到,我完全错了,她不是S,是个抖M啊!!!

  她坐在我的身上摇晃起来,也许是平时喜欢上网,属于腐女一类的,估计她对性交研究颇深,再说年纪也不小,经验自然应该不少,女人本来就比男人更容易找到炮友。

  但是从她的逼的紧凑度和味道,还有粉嫩度,我感觉,她还不至于那么的奔放。

  她的技巧,施展的淋漓尽致,一会上下晃动,一会前后摇动,时不时还会转圈。我高兴坏了,任谁都会兴奋起来。

  她突然累了,毕竟是女人,要求我在上面。

  我的习惯,就是猛烈的撞击,让自己的盆骨撞向对方的耻骨。发出啪啪或者砰砰的声音。一般女人都很喜欢这种撞击。

  她自然也一样,而且非常的兴奋。兴奋到这种情况出现:啊……··好爽~操我~ 快点操我~ 骂我~ 你骂我嘛~ 我从来没做爱时候骂过人,于是就学着骂了
一下:操死你!

  她更兴奋了:快~ 继续骂~ 不够狠~ 我是骚逼~ 我要你骂我~ 我当然心里非
常纳闷,还要我怎么骂?但是又要配合她:骚逼,喜欢老子这样撞你不?一会要不要老子射在你嘴里?

  「喜欢~ 喜欢~ 你想射哪里都可以~ 我是你的~ 我今天晚上整个人都是你的
~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我只要你操我~ 」

  老实说,我觉得她可能也是小说看多了,我不理解她从哪来的这些话。
  当时我说了很多脏话,她非常的兴奋,但是我现在都记不得自己究竟说了哪些话了。不过说真的,自从被她「调教」以后,我做爱都有点想骂脏话……以至于现在跟女朋友做爱总有点憋着的感觉……她的,来得非常猛烈,也是拼命抓我,掐我,那种低沉的呻吟:喔!!!……喔……(自己脑补吧,类似欧性)她未到高潮时,叫床的声音非常尖,娇喘。高潮却是另一番样子。

  她先我高潮了,但是高潮后马上又能进入状态。不过开始改变了她口中的内容:快!射进来!我要你全部射进来!射给我!

  我本来想射她嘴里的,听到她这么说,那我自然是毫不犹豫往逼里射啦~ 射的时候,她有一次高潮了,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逼夹住我的弟弟使劲的吸。很难得有这么舒爽的体内射!!

  射完后,我俩大汗淋漓,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好爽!你好凶喔,操得人家好舒服!」她又像个小姑娘一样跟我撒娇。
  「一哈(一会)再来!让你更爽!」

  「好嘛~ !你说的哈!我先去厕所蹲一会~ 」

  不一会她从厕所回来了,兴奋的跟我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来大姨妈了!
  卧槽,我第一反应就是快开灯,看看我嘴里有血没!各位看官,请相信你们的眼睛。这是真事……她打开灯,我用卫生纸擦了一下,没有什么血,跑到厕所漱了一下口,吐出来……还真TM有红色的……顿时不知道是好是坏,因为我其实也无所谓,舔的时候也没什么异味。

  她裸着身子,挺着小肚子给我找了把牙刷。我借着厕所灯仔细看了看她的身材。其实还不错,屁股肉肉翘翘的,只是有点小肚子,胸部不大,但是挺可爱,就好像很多人说的那种两只小兔子的感觉。

  我刷完牙,回到卧室,问她:大姨妈还好消息?吃了老子一嘴。

  她诡异的笑着:这还不是好消息?这表示,这7天内,你可以随意射给我了~我以为大姨妈,就悲剧了,没想到她的尺度居然这么大!那还说啥!你的血就是老子的润滑剂!

  立马提枪再战!!

  我很少用提枪这个词,因为大多数时候我要很长的前戏才进入状态。但是这次我真的是提枪再战了。

  我使劲的分开她的双腿,让她的阴户完全呈现出来,拼命的撞击着她。
  这次我进入状态快了,直接开始爆各种粗口:草你妈个小母狗,你这几天就是老子的性奴!干不死你!!

  我越骂她,她越兴奋,掌握到这点之后,我连:「等你妈回家来老子一起干」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做爱的时候她真的骂什么都接受,越骂越好,也这是让我长见识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又做了一次。然后她起床给我做了早餐,我继续躺在她妈的床上呼呼睡。她自己的床又小又乱,所以就在她妈卧室睡的。

  她下午要工作,于是我就送她到了地方,自己开车回家了。

  晚上,我又到了她那里,先是吃夜宵,紧跟着去她家里继续开战,今天直接就在沙发上干了起来,她的猫总是跑来想参合一脚一样。我还问她:是不是我把你操的哇哇叫它不高兴想保护你?

  她说那猫只是以为我们在做游戏它想一起玩。

  第四天,由于我快要离开贵阳回广州工作了,那天她显得有些闷闷不乐。她问我,怎么看待她的?我说,你怎么看待我的?

  她说把我当男朋友。但是我没有说什么,我说我们只是炮友。说到这里她也没有强求什么,反倒说了一句:不管你把我当做什么,我希望你走了以后能想我,哪怕回来了我们只是做爱。我说好,就这么定。

  那天晚上,她妈提早回家了。本来想去开个房,但是她表示晚上不回家她妈还是会担心。于是我只好开车送她回家。

  车还没到她家的时候,她凑过脸来,对我耳语,很诱惑的那种:你是不是想要嘛?

  我说:本来不想的都被你弄得想了,我就是想操你啊!想狠狠得操你!
  我正在开车,她摸着我的弟弟说:那我就给你操啊~不一定非要去我家~就在车上~我来满足你~边说,她边拉下我的裤子拉链。手伸进去摸着我下面。
  一路都有路灯,旁边的人绝对看得见车里的动作,所以我赶紧制止她:这是你家附近啊!你别乱来啊~我们先开到黑的地方~她缩回了手,告诉我该往哪开。到了一段路比较黑的地方,她又很着急的说:这里黑了吧~我来给你含,你开你的车~我当时直接就狂笑出来了,我说:哈哈哈~你别急别急~你以为拍电影呢?哪里够得着,再说你那样我也开不了车了~我们找个地方停下来!

  后来都快到高速路了,找到一个很黑的地方停下了车。

  迫不及待的脱下我的裤子,她一口就含了起来。

  她的口交给我印象最深了,因为我之前只听说过深喉,不知道究竟什么感觉。其实当时她含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是在深喉。

  非常给力,她这一趴下去,直到我射在她嘴里,她都没有起来过,而且每一下含进去,我都觉得龟头有一种莫名的包裹感。

  爽到我在车里抽搐,她脑袋上下晃的幅度很大,整个车都跟着晃起来(车震过的朋友肯定懂的)。

  我几乎爽到要翻白眼。

  突然有一道电筒光闪过,我马上按住她的头不让她动:别动别动,有人!有电筒!

  是一个路人,因为晚上那里没有路灯,他只能打着电筒走,看着电筒光远去,我示意她继续。

  我感觉到她的口水顺着我的毛在往下流,给了她一张卫生纸,让她帮我擦干净。

  口交是很难射出来的,当时硬得简直难受,我好想干她,就伸手去抠她的肛门。

  她转过脸说:不行,我们在这做,血会流到你车上,我裤子也会脏的!我保证帮你含到射,来吧,射给我!

  我原本以为她不愿意口爆,但是她这么说了,就算能做我也情愿她口爆了,假如能当着我的面喝下去,更好了!

  不过过了一会,来了一辆出租车,我又按住她的头不让她动,那辆出租车,经过我的车后,慢了下来,停在我车后大概50米远的地方。

  她又开始运动起来,我的车又有一些晃动,我让她动作小点,免得出租车发现我们在干什么。

  但是那出租车,很明显是发现我们在干什么了。我一直在后视镜注视着出租车,一边也享受着骚货的服务。

  那司机下车了,很明显的是往我们这个方向看,由于他没有熄火,也没关灯,所以我看得见他。过了一会他又上车走掉了。

  也许司机以为我这被打劫了也说不定。也许他只是想看热闹也说不定。
  总之他走以后,我开始发力,冲击她的小嘴。

  我又再次爽到抽搐,觉得奇怪,为什么她功夫这么好的?就问她:为什么你给我含,这么舒服的,前所未有的。

  她突然停下来,大声地说:当然了!深喉了嘛!每一下都顶到我喉咙的!
  我当时一阵感激,这感觉也许就像喝酒时候抠吐一样吧?但是她居然能一直忍住。而且还很享受。

  大概含了40分钟,不假,至少40分钟。她说她实在累了,求我快点射出来。

  没办法,我只好让她把头稍稍抬起,我自己解决出来。快要出来时,我按住她的头,她马上又再次含住我的弟弟晃动起来。

  我不自觉的抬起了我的臀部,射精射到我真的是翻了白眼。好舒服,那感觉,难忘,真难忘。

  她包着我的弟弟,慢慢地收回嘴巴,我都没听见声音,她也没问我要纸,就跟我说:累死我了,最好好酸。

  我问她:你吞了?

  她很自然地说:是啊!不然去哪了?

  我很遗憾的说:哎,你至少让我看着你吞啊!

  「你以为我是AV女郎啊?还伸舌头给你看啊?」

  射完以后,大脑恢复身体控制权,把她送回家了。

  回到广州,我只是偶尔跟她联系,后来家里出了大事,匆匆又赶回贵阳,当时没有心情跟任何人联系。

  她在陌陌上看到我的距离,问我:你回来了?

  我说:是,家里出事了,所以赶回来了。

  「你回来怎么不通知我?家里出事也不跟我说?」

  「哎,哪里有心情啊。」

  「我以为你会想着我,即使我不是你女朋友,我以为你会想着有事会告诉我!那我现在问你,你究竟把我当什么?只是身体需要而已?」

  她这么问到我,我犹豫了一下,但是当时确实没心情,就回了一个字「对」。
  总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联系过。

  我很难忘的经历,不过其实每一个女人都挺难忘,也许有不难忘的,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加载中